祈樂

在追星之前,首先是個腐女。

前陣子朋友幫我訂了這本書


真的讓我獲益良多


我會盡量把我學到的東西都用在25身上


#不要卡我拜託#

#純•生物學自習用書#

#實用到差點流鼻血# 

大娛樂家 07

前文︰0102030405

*娛樂圈AU   *與偶沒有關係   *年齡操作   *OOC  *勿上升真人

 

*農橘/丞俊,結局不會3批不要太緊張/高興

 

簡體放在繁體後面,往下拉就是了~~

 

本來以為可以寫到車的,我果然太高估了我自己……

 

先謝罪,下次更新保證有車。

 

=====

07

 

 

「難得你今天有空來看我,我卻要去補鏡頭……真不想過去……」飯後回到片場,張盼盼拉著范丞丞撒著嬌,不太願意回去工作。

 

 

「乖,先工作,殺青之後再陪你。」范丞丞笑得一臉溫柔地安慰著她,卻在張盼盼轉身離開的一剎那表情整個變了。

 

 

陽睿文想著張盼盼應該已經看不到這邊,溜到了范丞丞旁邊,「看你現在的表情,其實也沒多喜歡她嘛。」范丞丞睨了他一眼,沒有搭話,反而是看向在一邊聊天的陳立農和林彥俊。「一個兩個三個都這樣,談戀愛的男人真矯情。」見范丞丞無視了他的調侃,陽睿文也不惱,「你小心喔,聽我哥說,你那個小女朋友不簡單喔。」

 

 

最後,范丞丞只是留下一句,「那你就看好他啊。」就離開了。

 

 

 

連日來的高壓工作,終於大致上算是拍好了,只是男女主角補拍幾個鏡頭就好了,導演大手一揮,讓幾個年輕演員先放兩天假,先補幾個長輩的鏡頭。

 

 

放假,多好啊,幾個年輕演湊在一起,硬是拉著自稱年紀大的林彥俊浩浩蕩蕩地衝進KTV。

 

 

這些天以來,林彥俊的感冒一直是時好時壞,吃了些感冒藥之後整個人都有點迷迷糊糊的,因為不是在拍戲,所以也沒有強打起精神,如果不是張盼盼搬出范丞丞,說是丞丞希望他們可以融洽相處,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出發,頂多是出門前提醒陽睿文10點前要來接他。

 

 

年輕演員們其實也不敢惹林彥俊,一來是知道他真的是不舒服,二來畢竟林彥俊從出道起就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和宅男,出門只為工作,除了工作絕不出門,要不是因為張盼盼堅持要拉著他來,沒有人敢去打擾他。

 

 

這時,張盼盼看了看手機,忽然臉色鐵青著跑出了包廂,所有人面面相覷,林彥俊看了看手錶,快10點了,出去找一找張盼盼,順便等陽睿文來接。

 

 

追著張盼盼跑了出去,轉了幾圈沒看到人,最後拉了個服務生問了也說沒看到,正擔心著如果出了什麼事被拍到了放上網就壞了,畢竟張盼盼現在頂著的是范丞丞女朋友的名號,要是出什麼事一定會影響到范丞丞的。也不能怪他自私,他們這幾個一起長大的好朋友都有個毛病,就是非常護短,做什麼事都只會看到自己這個朋友圈的人。沒辦法只好再轉幾圈,手上敲著手機給陽睿文發訊息讓他趕緊過來,訊息才發出去,就看到了張盼盼跑進一個包廂,跟了上去查看。

 

 

「唷,這不是林彥俊嘛?」才剛走到包廂門口,門就從裡面打開了,開門的居然是那個因為某些理由被刷掉的前男主角。

 

 

林彥俊微微一愣,訝異於張盼盼居然和他還有交集,很快就反應過來,「是白皓啊,剛剛看到盼盼走了進來,我有事找她,所以跟過來了。」才剛說完,被白皓拉進了包廂,用非常不溫柔的方式,把林彥俊按在了椅子上。抬頭一看,張盼盼好整以暇地靠在了沙發上,輕蔑地看著他,旁邊還坐了個他這一輩子都不想要再遇到的人︰他的前公司老闆,那個讓他從出道後這幾年來明明很努力也很有口碑卻從來無法得到任何獎項肯定的人,閻峰。

 

 

「好久不見了,彥俊。」閻峰說。

 

 

當年林彥俊還在學校就已經很有名。當時的他在校內演出之外,還客串了幾部電視劇,好看的臉和超齡的精彩演技,讓很多觀眾都記住了他,以致於有很多家經紀公司向他招手,大部份的個公司都說著要把林彥俊打造成偶像,就像陳立農成名的路線一樣,只有閻峰不一樣,有別於別家公司只派星探和經紀人去找林彥俊談,閻峰作為國內三大娛樂公司之一的大老闆,他親自去找林彥俊,跟他描繪的未來是正合林彥俊心意的演員之路,可以自己挑劇本,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劇組,可以一年最多只接兩部戲,所有的一切都是優渥得讓人眼紅。

 

 

當然,這麼好的福利隨之而來的就是同等的代價,在合約沒有標明的部份,包括要陪閻峰睡覺。

 

 

一開始順風順水,直到第一年的年末頒獎典禮前夕,閻峰把他壓在了總裁辦公室的大桌子,衣服被撕了一半,他才知道這張優渥的合約背後原來有這麼可怕的現實。接近半裸的林彥俊發現自己沒有能力反抗,在他認命了一樣放棄掙扎的時候,范丞丞像天神一樣降臨,衝進閻峰的辦公室,送了閻先生結結實實的一拳,把林彥俊救了出去。范家和閻峰結下樑子的同時,林彥俊失落了一生人只可能得一次的「最佳新人」,即使口碑再好,林彥俊再也沒有被提名過任何獎項,更別說得獎。

 

 

「彥俊啊,怎麼這麼多年了,你還在和范家那小子在一起玩呢?為什麼就是學不乖呢?」在林彥俊回憶過去的時候,閻峰已經站到了他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要見你一面真難啊,總是有人在阻撓。難得見上一面,喝杯酒再說?」閻峰拿起一邊的酒杯,遞到了林彥俊面前。現在的林彥俊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單純的小孩了,傻子都知道,這酒一定有問題,絕對不能喝,正想拒絕,閻峰卻說︰「聽說這陣子有些劇本在找你,小小公司不容易啊,如果說我去把他收掉你覺得怎樣呢?」

 

 

是陳立農的公司!不能牽累到陳立農!他的公司才剛成立,絕對不能讓陳立農出事。林彥俊考慮了一下,在心底作最壞打算,「你想怎樣?」

 

 

「現在真的長大了,比以前爽快多了呢。先喝口酒我們慢慢說。」閻峰再次把酒遞到林彥俊面前,看到他乖乖喝下,「也沒想怎樣,主要呢,想要跟我們彥俊敘敘舊,完成我們當年還沒完成的一些小事情。」

 

 

酒裡真的滲了別的東西,喝下去的東西開始作用,再加上還沒完全好的感冒,林彥俊覺得腦袋開始不太清醒,開始無法正常運作,無法好好思考,眼睛和耳朵都好像被什麼東西蒙住了一樣,聲音和畫面變得非常不清晰,同時身體的其他感官變得非常敏感,一股熱氣從難以啟齒的部位上升,漫延至全身各個角落,身體的溫度和外在的溫度出現了落差,不自覺得顫抖了起來。

 

 

意識模糊間,似乎聽到了有人在講話。

 

 

「閻哥你這藥也太棒了吧!你看他整個表情都變了!」

 

 

「那當然,他可是不一般的小野貓,爪子利得很,不來點東西一定會傷到自己的。」

 

 

說話的同時,很多不同的手開始在林彥俊身上肆虐,拉扯著他的衣服,耳邊傳來快門的聲音,就像當年被按在辦公桌上一樣,完全無力反抗。真的……很不甘心。林彥俊垂死掙扎。今天我就當是被狗咬了,過了今天絕對要他們還回來!

 

 

突然,一陣混亂傳來,施加在林彥俊身上的壓力似乎鬆開了,彷彿間落入了某個人的懷抱了。林彥俊用最後的一點點力氣掙扎,抗拒著抱過來的人和想要捧住自己臉蛋的手。掙扎間,被人用力地、不容拒絕地塞進懷抱裡,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寬廣的胸膛給他帶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耳邊貼著的胸膛傳來了「嗡嗡」的說話聲。

 

 

「沒事的,我在這裡。」

 

 

是陳立農。

//TBC//

简体︰

 

07

 

 

「难得你今天有空来看我,我却要去补镜头……真不想过去……」饭后回到片场,张盼盼拉着范丞丞撒着娇,不太愿意回去工作。

 

 

「乖,先工作,杀青之后再陪你。」范丞丞笑得一脸温柔地安慰着她,却在张盼盼转身离开的一剎那表情整个变了。

 

 

阳睿文想着张盼盼应该已经看不到这边,溜到了范丞丞旁边,「看你现在的表情,其实也没多喜欢她嘛。」范丞丞睨了他一眼,没有搭话,反而是看向在一边聊天的陈立农和林彦俊。「一个两个三个都这样,谈恋爱的男人真矫情。」见范丞丞无视了他的调侃,阳睿文也不恼,「你小心喔,听我哥说,你那个小女朋友不简单喔。」

 

 

最后,范丞丞只是留下一句,「那你就看好他啊。」就离开了。

 

 

 

连日来的高压工作,终于大致上算是拍好了,只是男女主角补拍几个镜头就好了,导演大手一挥,让几个年轻演员先放两天假,先补几个长辈的镜头。

 

 

放假,多好啊,几个年轻演凑在一起,硬是拉着自称年纪大的林彦俊浩浩荡荡地冲进KTV。

 

 

这些天以来,林彦俊的感冒一直是时好时坏,吃了些感冒药之后整个人都有点迷迷糊糊的,因为不是在拍戏,所以也没有强打起精神,如果不是张盼盼搬出范丞丞,说是丞丞希望他们可以融洽相处,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出发,顶多是出门前提醒阳睿文10点前要来接他。

 

 

年轻演员们其实也不敢惹林彦俊,一来是知道他真的是不舒服,二来毕竟林彦俊从出道起就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和宅男,出门只为工作,除了工作绝不出门,要不是因为张盼盼坚持要拉着他来,没有人敢去打扰他。

 

 

这时,张盼盼看了看手机,忽然脸色铁青着跑出了包厢,所有人面面相觑,林彦俊看了看手表,快10点了,出去找一找张盼盼,顺便等阳睿文来接。

 

 

追着张盼盼跑了出去,转了几圈没看到人,最后拉了个服务生问了也说没看到,正担心着如果出了什么事被拍到了放上网就坏了,毕竟张盼盼现在顶着的是范丞丞女朋友的名号,要是出什么事一定会影响到范丞丞的。也不能怪他自私,他们这几个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都有个毛病,就是非常护短,做什么事都只会看到自己这个朋友圈的人。没办法只好再转几圈,手上敲着手机给阳睿文发讯息让他赶紧过来,讯息才发出去,就看到了张盼盼跑进一个包厢,跟了上去查看。

 

 

「唷,这不是林彦俊嘛?」才刚走到包厢门口,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居然是那个因为某些理由被刷掉的前男主角。

 

 

林彦俊微微一愣,讶异于张盼盼居然和他还有交集,很快就反应过来,「是白皓啊,刚刚看到盼盼走了进来,我有事找她,所以跟过来了。」才刚说完,被白皓拉进了包厢,用非常不温柔的方式,把林彦俊按在了椅子上。抬头一看,张盼盼好整以暇地靠在了沙发上,轻蔑地看着他,旁边还坐了个他这一辈子都不想要再遇到的人︰他的前公司老板,那个让他从出道后这几年来明明很努力也很有口碑却从来无法得到任何奖项肯定的人,阎峰。

 

 

「好久不见了,彦俊。」阎峰说。

 

 

当年林彦俊还在学校就已经很有名。当时的他在校内演出之外,还客串了几部电视剧,好看的脸和超龄的精彩演技,让很多观众都记住了他,以致于有很多家经纪公司向他招手,大部份的个公司都说着要把林彦俊打造成偶像,就像陈立农成名的路线一样,只有阎峰不一样,有别于别家公司只派星探和经纪人去找林彦俊谈,阎峰作为国内三大娱乐公司之一的大老板,他亲自去找林彦俊,跟他描绘的未来是正合林彦俊心意的演员之路,可以自己挑剧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剧组,可以一年最多只接两部戏,所有的一切都是优渥得让人眼红。

 

 

当然,这么好的福利随之而来的就是同等的代价,在合约没有标明的部份,包括要陪阎峰睡觉。

 

 

一开始顺风顺水,直到第一年的年末颁奖典礼前夕,阎峰把他压在了总裁办公室的大桌子,衣服被撕了一半,他才知道这张优渥的合约背后原来有这么可怕的现实。接近半裸的林彦俊发现自己没有能力反抗,在他认命了一样放弃挣扎的时候,范丞丞像天神一样降临,冲进阎峰的办公室,送了阎先生结结实实的一拳,把林彦俊救了出去。范家和阎峰结下梁子的同时,林彦俊失落了一生人只可能得一次的「最佳新人」,即使口碑再好,林彦俊再也没有被提名过任何奖项,更别说得奖。

 

 

「彦俊啊,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和范家那小子在一起玩呢?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呢?」在林彦俊回忆过去的时候,阎峰已经站到了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要见你一面真难啊,总是有人在阻挠。难得见上一面,喝杯酒再说?」阎峰拿起一边的酒杯,递到了林彦俊面前。现在的林彦俊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孩了,傻子都知道,这酒一定有问题,绝对不能喝,正想拒绝,阎峰却说︰「听说这阵子有些剧本在找你,小小公司不容易啊,如果说我去把他收掉你觉得怎样呢?」

 

 

是陈立农的公司!不能牵累到陈立农!他的公司才刚成立,绝对不能让陈立农出事。林彦俊考虑了一下,在心底作最坏打算,「你想怎样?」

 

 

「现在真的长大了,比以前爽快多了呢。先喝口酒我们慢慢说。」阎峰再次把酒递到林彦俊面前,看到他乖乖喝下,「也没想怎样,主要呢,想要跟我们彦俊叙叙旧,完成我们当年还没完成的一些小事情。」

 

 

酒里真的渗了别的东西,喝下去的东西开始作用,再加上还没完全好的感冒,林彦俊觉得脑袋开始不太清醒,开始无法正常运作,无法好好思考,眼睛和耳朵都好像被什么东西蒙住了一样,声音和画面变得非常不清晰,同时身体的其他感官变得非常敏感,一股热气从难以启齿的部位上升,漫延至全身各个角落,身体的温度和外在的温度出现了落差,不自觉得颤抖了起来。

 

 

意识模糊间,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讲话。

 

 

「阎哥你这药也太棒了吧!你看他整个表情都变了!」

 

 

「那当然,他可是不一般的小野猫,爪子利得很,不来点东西一定会伤到自己的。」

 

 

说话的同时,很多不同的手开始在林彦俊身上肆虐,拉扯着他的衣服,耳边传来快门的声音,就像当年被按在办公桌上一样,完全无力反抗。真的……很不甘心。林彦俊垂死挣扎。今天我就当是被狗咬了,过了今天绝对要他们还回来!

 

 

突然,一阵混乱传来,施加在林彦俊身上的压力似乎松开了,彷佛间落入了某个人的怀抱了。林彦俊用最后的一点点力气挣扎,抗拒着抱过来的人和想要捧住自己脸蛋的手。挣扎间,被人用力地、不容拒绝地塞进怀抱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宽广的胸膛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耳边贴着的胸膛传来了「嗡嗡」的说话声。

 

 

「没事的,我在这里。」

 

 

是陈立农。

 

 

 

//TBC//


最近没在更新的时候我在干嘛?

就是在学习捏粘土……

粘土萌新正在努力中………

本來今天要更大娛樂家


但身體不適+反黑


明天再說

來嘛

°Cocola:

愿赌服输


性感可乐在线卖艺🙂



13:30不见不散





分享一下lofter手机排版的“干货”

實用耶~

Carrot Man:

日常被手机排版搞疯,所以折腾一下,跟大家分享一些“干货”


先上图!



然后再看看效果吧~



然后重点来啦!


加粗:<b>宁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长得俊没有一腿</b>


引用:<blockquote>忽然一瞬间长大,就像被时间的手擦模糊的画</blockquote>


下划线:<u>烧杯说从今天起她要减肥</u>


删除线:<strike>上面那句话是假的</strike>


插入链接:<a target="_blank" class="f-atbox s-fc2" href="http://chiguaxiaonengshou703.lofter.com/post/1f549eb5_12872afc"  >烧杯的目录</a>


<a target="_blank" class="f-atbox s-fc2" href="你要的网址"  (这里有两个空格!!!!!)>你要的标题</a>


空行:<br>


许多许多空行:<br><br><br><br><br>


就这样子啦~祝你们使用得愉快!


还有问题可以在评论区提出来哦,能解答的会回复你哟,我不能解答的我就不回复了:)


聪明的你一定学会了吧:)

【农橘农】祝你幸福。

*短  *玻璃碎

*OOC   *勿上升真人

 

工作忙得我有点反社会(喂

 

以下正文︰

==========

 

他坐在咖啡店的一角看着窗外雨景,倾盘的大雨湿透了整个城市,天空黑压压的,像是随时会掉下来一样。桌上的冰咖啡滴着水珠,一滴又一滴的渗进木桌中,就像那人一样,进入自己的心,流下痕迹,久久不消去。

 

 

忽然一个人影坐在了他的对面,狼狈地用纸巾擦拭着身上的水迹,「对不起,因为雨下太大了,迟到了。」边擦边说着,边对放下水杯的侍者微笑,「下这么大的雨,带了伞也没用,全湿了……」

 

 

他站起来,打开手中的的纸巾,盖在那人的头顶上,轻力地搓揉着,「你竟然会带伞,真少见,不是说带伞很娘吗?」

 

 

「喂陈立农不要闹了啦,纸巾屑屑会黏在头发上啦!」那人嘴上抗拒,但仍然任由着对方在自己头顶上肆虐。「他常常忘了带伞嘛,你知道的,他身体不好,淋到雨就坏了,所以还是我带着比较安全。」

 

 

听到对方提起了他,搓揉的动作顿了顿,狠狠地再搓了几下,停下动作坐回了刚刚的位置。「说吧,忽然把我叫出来是为了什么事?我很忙的喔。」不自觉得搓了搓手。

 

 

「我们要结婚了。」他说。

 

 

陈立农瞬间低下头,划开手机,一直刷着手机上的页面,很认真似的。但在他心中,彷佛被投放了几枚核弹,一个又一个的蘑菇云把他炸到有点头晕, 眼睛好像无法聚焦一样,看不清手机屏幕的图案,越想看清头越晕,越想要吐……「什么时候?」艰难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点。

 

 

「下个月会到荷兰……顺便度蜜月再回来。」

 

 

「这么急?」

 

 

「不急了啦,我们都在一起五年多了,也是时候要定下来了。你会来吗?」

 

 

「我……」

 

 

「我们……我和他都很希望你能来。You must be our best man.」

 

 

「所以我需要准备一段演讲稿吗?就不怕我破坏你的婚礼吗?你知道我文笔一向不太好……」

 

 

「没关系,我相信长靖有把你调教得很好……」

 

 

「林彦俊别再他妈的跟我扯尤长靖!」陈立农忽然生起气来,吓得坐在对面的人不知所措,「你很清楚我跟尤长靖一直都没有任何关系!你一直都很清楚什么奶油浓汤什么鬼都只不过是开玩笑!你一直都知道其实我……」

 

 

「陈立农!冷静点!」林彦俊出声打断,两人都知道如果陈立农继续说下去会有什么后果。

 

 

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敢开口,彷佛一开口就会打破平衡一样。

 

 

陈立农拿起桌上的冰咖啡喝了口,深呼吸了几下,「林彦俊你真的是这世界最可恶混账的人。」

 

 

「……」想要开口安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能够说一声抱歉,「对不起。」

 

 

「你们的婚礼,我会去;你们想我做什么,我都会做。惟独祝你们幸福,我做不到。」他放下手中的咖啡,看着林彦俊的眼睛。

 

 

「从在大厂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你,林彦俊,我爱你十年了。我祝你幸福,希望你一辈子都过得幸福。」站起来,穿起外套,「但要祝你们幸福,对我来说太残忍了,我做不到。」

 

 

因为我爱你,我想你幸福,我希望你遇到的都是最好的人。

 

因为我爱你,我无法祝你们幸福,无法真心地祝福你们。

 

///END//


請多多支持肥鵝老師~~(笑

阪口:

“斗图儿童和成熟女性联文小组”第一次打赌!



钙ls @七立钙 和fels @老肥鹅 的文章发出去24小时后(从发文开始计算),哪位老师的热度更高,她所在的战队获胜。


输的一方,红豆直播半小时(OvO)



站队情况如图~


钙ls战队:

成熟女性 @东风恶 

成熟女性 @老肥鹅 

成熟女性 @这里有猫 

斗图儿童 @睡前请关灯 


fels战队:

成熟女性 @随时跑路 

成熟女性 @橘色停车场 

成熟女性 @°Cocola 

成熟女性 @祈樂 

成熟女性 @苏打水泡苏打饼干 

成熟女性 @七立钙 


还有一位自由的灵魂,成熟女性 @居易 女士,任我们处置=无论如何都要陪输的那边直播(*¯︶¯*)


(成熟稳重的PD不参与此次赌局^_-




劳烦各位监督~(=゚ω゚)ノ








今天晚上只顧著看弟弟的生日會、哭和捏頭⋯


完全忘了寫弟弟的生賀⋯⋯⋯


瓜皮弟弟比較好捏,哥哥的頭髮還是做得不好吶⋯⋯

終於回到家🙈

邪教儀式again🙈

我的小寶貝,生日快樂喔~

馬麻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