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樂

在追星之前,首先是個腐女。

大娛樂家 01

*娛樂圈AU   *與偶沒有關係   *年齡操作  *OOC   *勿上升真人

*農橘/丞俊,結局不會3批不要太緊張/高興 (微all橘,主要是寵橘)

*前期主35我就不打25的tag了

*有蟲不要捉,謝謝。


简体版在繁体后面,往下拉就是了~


01.

 

唱完最後一個音,台上所有的燈光全部熄滅,台下的觀眾還沒有反應過來。安靜,漆黑,雖然只是短短的幾秒鐘時間,都讓林彥俊被寂寞和空虛淹沒,就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他一個人了。

 

 

觀眾終於意識過來了,滿場的掌聲響起來,林彥俊趁著亮燈前的最後幾秒迅速回到後台。

 

 

這次的舞台劇對於林彥俊來說是個挑戰,大部份的獨腳戲不說,還要唱歌,而且最難的部份是,他要演繹一個有性別認同障礙的人。整個故事講述林彥俊從小一直認為自己跟別的男孩總有一些些不同,可是卻被軍人家庭教養著要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最後在無意中發現了自己其實認為自己是個女孩子,一直都在自我和滿足他人期望中掙扎,其中經歷了許多衝突,不安、妥協、後悔、絕望、重生,最後在那場被父母安排的婚禮上,穿著潔白的婚紗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進教堂,一字一句地唱著,象徵解脫和自我認同。角色跨越性別和年齡,而且具有一定的爭議性,原本就是吃力不討好,可是林彥俊這個人在這個圈子裡出了名的倔脾氣,越是難演的角色越是要演,結果在排練前一周就把自己硬生生的瘦成了能塞進普通婚紗的身材。

 

 

整理好情緒和表情,林彥俊重新回到觀眾的視野,這場是最後一場了,他自己也想不到這樣的舞台劇居然也坐滿了人。在謝幕的時候,他偷偷地瞄了一眼某個座位,空的,心裡頭多多少少滲出了點難過,但在再次直起身子的時候,他又變回了那個俏麗的新娘子。

 

 

那個在演出之前跟自己要了票的人,果然真的沒有來。

 

 

從小到大,那個人答應自己的事,還真的一件都沒完成過。林彥俊忍不住在心裡抱怨。可是沒完成又怎樣?說到底自己也不過是那人高中時期的一個玩伴而已,與別人比起來根本沒什麼不一樣,噢不,是根本就是「別人」。

 

 

雖然劇裡的角色到最後是有勇敢地在別人面前展示自我,但林彥俊在研究劇本的時候就感覺到,這個角色最後雖然展現了自我,但同時也是因為過於把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血淋淋地在外人面前展露而充滿著不安和恐懼。

 

 

劇裡主角的母親在最後協迫她結婚的時候說的那番話一直縈繞在他耳邊,揮之不去。

 

 

「你以為你忠於自我就可以得到別人的認同和接納了嗎?你以為你不管不顧不聽不看別人的指指點點就等於不會被別人影響嗎?人活著是不可以離開別人的,聽媽媽的話,不要再想什麼有的沒有的,你是男孩子,你就應該要像個男孩子一樣,有好的工作,找個好女孩結婚生子,這才是你應該要做的事。」

 

 

主角這樣突然地穿著女裝出現在人前,真的只是想要解脫和自我認同嗎?真的不是因為堵氣和衝動嗎?真的不會後悔嗎?

 

 

如果是他的話,他一定會立刻就後悔了。林彥俊想。「所以說有些秘密還是要好好地藏在心裡才好。」

 

 

「你想藏什麼秘密啊?我好想知道。」

 

 

身後傳來了讓人非常驚訝的聲音,林彥俊呆住了,在一剎那間甚至以為是幻聽,回過頭,在冷調的燈光下,把那人襯得過於不真實。

 

 

「幹嘛這麼驚訝啊?我跟你要的票啊!」看到林彥俊驚訝得嘴巴都合不上了,那人笑了,「喂喂喂!你不會是以為我不來了吧?我都看完整場了耶!你這樣很過份,就很bad。」

 

 

回過神來,林彥俊迅速整理表情,「你太子爺貴人多忘事,什麼時候記起過我這種小人物的事啊,驚訝很正常吧?」

 

 

「什麼嘛。」那人不滿地嘟起嘴,「這是彥俊第一次演跨性別的角色耶,我當然要來見證啊,彥俊的每一個第一次我都要擁有。」

 

 

習慣了對方的嘴炮,林彥俊也沒把他的話放心上,慢吞吞地就著鏡子給自己卸妝,「真是不好意思喔,在你之前,除了正在美國巡迴的子異和在日本的小鬼回不來之外,其他人都來看過了,」頓了頓,瞄了眼鏡子反光裡的男人,「蔡徐坤、陳立農、Justin、朱正廷和尤長靖都分別在前三場時來過了,坤坤還來了兩次。」

 

 

聽到這樣的話,那人臉都垮了,嘟著嘴不說話,林彥俊看他滿臉寫著「快哄我」三個字,笑了起來,「好啦好啦,演跨性別角色的第一次,從現在開始只屬於范丞丞范大爺的,這下行了吧?快過來幫我卸妝,我餓了。」

 

 

「喂喂喂大爺我丟掉跟美女吃飯的機會過來,不是為了給你卸妝的啊……」嘴上雖然說著抱怨的話,但手上的動作卻是特別的輕柔,像是怕把這張十年如一日的好看臉龐弄傷似的,「欸,你不是都不肯好好卸妝的嗎?怎麼今天這麼乖?」

 

 

林彥俊睜開一隻眼瞄了他,「年紀大了,不好好保養也不行了,現在年輕好看的小鮮肉到處都是,站在他們旁邊至少不能太顯老吧。而且這是女妝,我頂著個女妝跟太子爺出門,你等下又要上熱搜了是不是?」

 

 

范丞丞聽後也不反駁,繼續輕輕地給林彥俊擦拭著臉上的妝,「你知道嗎?剛剛我進來前啊,遇到了幾個劇評人,他們都說『林彥俊這次絕了,可是還是差一點。』欸欸欸我沒講完你別動,」范丞丞按住了想要起身的林彥俊,「你自己也知道,這樣的題材,是不可能提名什麼獎項的,更何況要得獎,說不定過個幾天,這劇的討論度就會被捱下去。」這時,范丞丞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和林彥俊四目相對,「但是啊,彥俊的演技是得到認同的,不論演男角還是女角都得心應手,剛剛我還看到很多人都被彥俊弄哭了呢。」

 

 

林彥俊看著范丞丞的眼睛,這雙眼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充滿自信,充滿吸引力,感覺一直看著的話,真的會把人的靈魂給吸進去。想要說些什麼緩解這一剎那的曖昧氣氛,范丞丞抬起手,大手輕輕地蓋住了林彥俊的大眼睛,「彥俊演得真的很好,真的是天生就屬於舞台的。可是啊,明明彥俊演得這麼好,我也不想讓你再演這樣的角色了。太苦了,看著他哭,讓我也心疼了起來。」

 

 

「走吧,吃飯吧,剛剛朱正廷打來說大家要給你慶功。」

 

 

走吧,秘密還是要好好藏在心裡,所有的事才能維持原狀。

 

 

看著范丞丞的背影,他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清醒一點。

 

 

//TBC//



简体


01.

 

唱完最后一个音,台上所有的灯光全部熄灭,台下的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安静,漆黑,虽然只是短短的几秒钟时间,都让林彦俊被寂寞和空虚淹没,就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他一个人了。

 

 

观众终于意识过来了,满场的掌声响起来,林彦俊趁着亮灯前的最后几秒迅速回到后台。

 

 

这次的舞台剧对于林彦俊来说是个挑战,大部份的独脚戏不说,还要唱歌,而且最难的部份是,他要演绎一个有性别认同障碍的人。整个故事讲述林彦俊从小一直认为自己跟别的男孩总有一些些不同,可是却被军人家庭教养着要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最后在无意中发现了自己其实认为自己是个女孩子,一直都在自我和满足他人期望中挣扎,其中经历了许多冲突,不安、妥协、后悔、绝望、重生,最后在那场被父母安排的婚礼上,穿着洁白的婚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教堂,一字一句地唱着,象征解脱和自我认同。角色跨越性别和年龄,而且具有一定的争议性,原本就是吃力不讨好,可是林彦俊这个人在这个圈子里出了名的倔脾气,越是难演的角色越是要演,结果在排练前一周就把自己硬生生的瘦成了能塞进普通婚纱的身材。

 

 

整理好情绪和表情,林彦俊重新回到观众的视野,这场是最后一场了,他自己也想不到这样的舞台剧居然也坐满了人。在谢幕的时候,他偷偷地瞄了一眼某个座位,空的,心里头多多少少渗出了点难过,但在再次直起身子的时候,他又变回了那个俏丽的新娘子。

 

 

那个在演出之前跟自己要了票的人,果然真的没有来。

 

 

从小到大,那个人答应自己的事,还真的一件都没完成过。林彦俊忍不住在心里抱怨。可是没完成又怎样?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那人高中时期的一个玩伴而已,与别人比起来根本没什么不一样,噢不,是根本就是「别人」。

 

 

虽然剧里的角色到最后是有勇敢地在别人面前展示自我,但林彦俊在研究剧本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个角色最后虽然展现了自我,但同时也是因为过于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血淋淋地在外人面前展露而充满着不安和恐惧。

 

 

剧里主角的母亲在最后协迫她结婚的时候说的那番话一直萦绕在他耳边,挥之不去。

 

 

「你以为你忠于自我就可以得到别人的认同和接纳了吗?你以为你不管不顾不听不看别人的指指点点就等于不会被别人影响吗?人活着是不可以离开别人的,听妈妈的话,不要再想什么有的没有的,你是男孩子,你就应该要像个男孩子一样,有好的工作,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这才是你应该要做的事。」

 

 

主角这样突然地穿着女装出现在人前,真的只是想要解脱和自我认同吗?真的不是因为堵气和冲动吗?真的不会后悔吗?

 

 

如果是他的话,他一定会立刻就后悔了。林彦俊想。「所以说有些秘密还是要好好地藏在心里才好。」

 

 

「你想藏什么秘密啊?我好想知道。」

 

 

身后传来了让人非常惊讶的声音,林彦俊呆住了,在一剎那间甚至以为是幻听,回过头,在冷调的灯光下,把那人衬得过于不真实。

 

 

「干嘛这么惊讶啊?我跟你要的票啊!」看到林彦俊惊讶得嘴巴都合不上了,那人笑了,「喂喂喂!你不会是以为我不来了吧?我都看完整场了耶!你这样很过份,就很bad。」

 

 

回过神来,林彦俊迅速整理表情,「你太子爷贵人多忘事,什么时候记起过我这种小人物的事啊,惊讶很正常吧?」

 

 

「什么嘛。」那人不满地嘟起嘴,「这是彦俊第一次演跨性别的角色耶,我当然要来见证啊,彦俊的每一个第一次我都要拥有。」

 

 

习惯了对方的嘴炮,林彦俊也没把他的话放心上,慢吞吞地就着镜子给自己卸妆,「真是不好意思喔,在你之前,除了正在美国巡回的子异和在日本的小鬼回不来之外,其他人都来看过了,」顿了顿,瞄了眼镜子反光里的男人,「蔡徐坤、陈立农、Justin、朱正廷和尤长靖都分别在前三场时来过了,坤坤还来了两次。」

 

 

听到这样的话,那人脸都垮了,嘟着嘴不说话,林彦俊看他满脸写着「快哄我」三个字,笑了起来,「好啦好啦,演跨性别角色的第一次,从现在开始只属于范丞丞范大爷的,这下行了吧?快过来帮我卸妆,我饿了。」

 

 

「喂喂喂大爷我丢掉跟美女吃饭的机会过来,不是为了给你卸妆的啊……」嘴上虽然说着抱怨的话,但手上的动作却是特别的轻柔,像是怕把这张十年如一日的好看脸庞弄伤似的,「欸,你不是都不肯好好卸妆的吗?怎么今天这么乖?」

 

 

林彦俊睁开一只眼瞄了他,「年纪大了,不好好保养也不行了,现在年轻好看的小鲜肉到处都是,站在他们旁边至少不能太显老吧。而且这是女妆,我顶着个女妆跟太子爷出门,你等下又要上热搜了是不是?」

 

 

范丞丞听后也不反驳,继续轻轻地给林彦俊擦拭着脸上的妆,「你知道吗?刚刚我进来前啊,遇到了几个剧评人,他们都说『林彦俊这次绝了,可是还是差一点。』欸欸欸我没讲完你别动,」范丞丞按住了想要起身的林彦俊,「你自己也知道,这样的题材,是不可能提名什么奖项的,更何况要得奖,说不定过个几天,这剧的讨论度就会被捱下去。」这时,范丞丞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和林彦俊四目相对,「但是啊,彦俊的演技是得到认同的,不论演男角还是女角都得心应手,刚刚我还看到很多人都被彦俊弄哭了呢。」

 

 

林彦俊看着范丞丞的眼睛,这双眼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充满自信,充满吸引力,感觉一直看着的话,真的会把人的灵魂给吸进去。想要说些什么缓解这一剎那的暧昧气氛,范丞丞抬起手,大手轻轻地盖住了林彦俊的大眼睛,「彦俊演得真的很好,真的是天生就属于舞台的。可是啊,明明彦俊演得这么好,我也不想让你再演这样的角色了。太苦了,看着他哭,让我也心疼了起来。」

 

 

「走吧,吃饭吧,刚刚朱正廷打来说大家要给你庆功。」

 

 

走吧,秘密还是要好好藏在心里,所有的事才能维持原状。

 

 

看着范丞丞的背影,他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一点。

 

 

//TBC//

【農橘/丞俊】大娛樂家 00

*娛樂圈AU   *與偶沒有關係   *年齡操作   *OOC   *勿上升真人

*農橘/丞俊,結局不會3批不要太緊張/高興


還沒決定會寫到多長……


簡體版放在繁體後面,往下拉就是了。

 

00.

 

像是做了個可怕的夢被驚醒一樣,林彥俊突然睜開眼睛,引來了化妝師的驚呼「哎喲眼線差點畫歪了!」

 

 

抱歉地向化妝師笑了笑,林彥俊再次閉上眼睛,嘴上承諾著這次絕對不會再突然掙眼了,乖巧的模樣,讓化妝師也不好意思抱怨。

 

 

真是一個過於漫長的夢。林彥俊想。

 

 

「好了,彥俊哥已經可以了。」化妝師輕拍林彥俊的肩膀。

 

 

好了,要從一個夢躍上另一個夢了。

 

 

從後台化妝間走到台邊有一段不算短的路程,一路上燈光是偏冷調的白光,為了不讓人出汗而過於低溫的空調,讓本來體溫就比常人低一點的林彥俊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卻反而讓他更加清醒。站在台上,帷幕還沒拉起,林彥俊輕輕閉上眼睛。

 

 

帷幕拉起,燈光亮了,再次張開眼睛,投入角色。

 

 

在這個舞台上,他是今晚的女王。


//TBC//

==========

00.

 

像是做了个可怕的梦被惊醒一样,林彦俊突然睁开眼睛,引来了化妆师的惊呼「哎哟眼线差点画歪了!」

 

 

抱歉地向化妆师笑了笑,林彦俊再次闭上眼睛,嘴上承诺着这次绝对不会再突然挣眼了,乖巧的模样,让化妆师也不好意思抱怨。

 

 

真是一个过于漫长的梦。林彦俊想。

 

 

「好了,彦俊哥已经可以了。」化妆师轻拍林彦俊的肩膀。

 

 

好了,要从一个梦跃上另一个梦了。

 

 

从后台化妆间走到台边有一段不算短的路程,一路上灯光是偏冷调的白光,为了不让人出汗而过于低温的空调,让本来体温就比常人低一点的林彦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却反而让他更加清醒。站在台上,帷幕还没拉起,林彦俊轻轻闭上眼睛。

 

 

帷幕拉起,灯光亮了,再次张开眼睛,投入角色。

 

 

在这个舞台上,他是今晚的女王。

//TBC//

小投票

結束~~~

3最多~~~

我都沒說要幹嘛😂😂😂

【農橘】吃醋(R18)

*農橘

*OOC

*一切皆為瞎掰,不要太在意細節

*勿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

 

簡體版在繁體後面,往下拉就是了

文章目錄︰文章整理


以下正文︰

==========

有些人的出生就是為了讓人擁戴。而我們的責任,就是扶助他們,讓他們受萬人景仰。

 

 

這是陳立農家的家訓,是從他還沒開始學會講話和走路,就被父親灌輸的觀念。從小他都以為這不過是他父親在唬他,哪有可能有人天生就能讓人崇拜,直到他遇見了那個男人,那個像貓的男人。

 

 

看起來總是懶洋洋的,很難懂,有時候難以親近,可是卻又可愛得讓人想要接近和擁有。

 

 

他是林彥俊,林家的接班人。

 

 

第一次相遇,是五歲那年過年的時候,父親帶著他去林家拜訪林老爺。從小陳立農都算得上是個守規矩的乖寶寶,所以父親也放心地讓他自己一個人到花園玩。

 

 

「真無聊。」陳立農一個人在花園裡轉了一圈,最後坐在了花園角落的一塊巨石上自言自語。「唉……為什麼我不能留在家裡看電視……」

 

 

「我也覺得很無聊啊……小芙怎麼還沒找到我啊……」

 

 

從陳立農的身後響起了一陣軟軟的聲音,他嚇了一大跳,直接從石頭上摔了下來。

 

 

「我很可怕嗎?」

 

 

當陳立農重新站起來,看到石頭的後面站著一個看起來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雙手抱住一個有半人高的公仔,西瓜頭圓圓臉,小貓一樣的嘴,眼睛大大的很有神,像是星空一樣吸引人。他忍不住一直盯著男孩的眼睛看,呆呆的一直看著。男孩忽然掩起嘴笑了,眼睛笑得彎彎的,非常可愛,可愛得讓陳立農也跟著一起笑了。「你好呆喔﹗」

 

 

被吐槽了的陳立農有點不好意思,摸了摸後腦勺。

 

「你是誰?我都沒見過你,你怎麼會在這裡?」男孩走近了陳立農。

 

 

「我今天跟父親來拜訪林老爺的……」陳立農看到靠近了的男孩,不由得有點緊張,「你叫什麼名字?」

 

 

「……問別人名字之前不是要先報上自己的名字嗎?」男孩有點不滿地戳了戳陳立農的頭。

 

 

「我叫陳立農,你可以叫我農農。」

 

 

「農農?好奇怪的名字,哈哈!」男孩看到陳立農因被取笑而不滿地皺起眉頭,「好吧,既然你誠心誠意地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告訴你吧﹗我是……」

 

 

「林彥俊!」又是一把甜甜的童音從陳立農的身後響起,還沒來得及反應,眼前的男孩就抱著公仔往他的身後飛奔。

 

 

「小芙你好慢喔,我都等到肚子餓了。」

 

 

「你有什麼時候肚子是不餓的……他是誰?」被稱為小芙的,也是個可愛的小孩,個子小小的,中長髮,瀏海被抓起來綁成了小噴泉,身上穿著粉紅色的長T,蓋得小小的燈籠褲褲管若隱若現。當小芙看到陳立農直直地看著他們的時候,也警戒地回瞪,小手一拉,把比自己高半個頭的男孩和公仔藏在身後。

 

 

被敵視了的陳立農有點難過,男孩從小芙的身後走了出來,站在了兩人的中間,「小芙,他是農農,是新朋友;農農,他是小芙。啊、我叫彥俊啦﹗」

 

 

過了很久陳立農才發現,那個被自己叫了六年的「小芙妹妹」其實是個男孩子,而且是個無論打架還是嘴巴都很厲害的男孩子,不過這是後話。

 

 

 

 

陳立農捧著餐盤回到了客廳,電視機響著,播著不知名的電影,林彥俊卻不見了……好吧,他發現了沒被沙發檔住的地板上,露出了那個人前陣子偷染的藍色頭髮……最近很累嗎?陳立農心想。

 

 

放下餐盤,陳立農隨手拿起放在一邊的外套,輕輕地蓋在林彥俊的身上後轉身準備離開。

 

 

「陳立農你這個時候應該要吻我的額頭才對。」林彥俊沒有張開眼睛,嘟著嘴說。

 

 

有點搞不懂林大少的意思,陳立農回過頭,不解地看著林彥俊。

 

 

「電視劇是這樣演的啊!你很愛我,所以看到可愛的我在地板上睡著了,要過來公主抱把我抱上床去。不過看在你準備了好吃的份上,我都已經把要求降到在我額頭上吻一下了啊,陳立農你竟然沒照做!你不愛我了!」為了強調最後一句,林彥俊還從地板上爬起來,用力地指著陳立農。

 

 

「每天都這麼忙了你哪裡來的電視劇啊……」看到林彥俊打算跳起來反駁,陳立農立刻把餐盤捧出來,塞到他的面前,「你今天說要吃的牛小排,快點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食物的吸引力比較大,讓林彥俊一瞬間忘了要追究「愛或不愛」這件事。

 

 

看到林彥俊被食物吸引走了,陳立農才開始了今天一天的工作。是的,表面上他是名大律師,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年輕才俊事業有成;然而在台面下,陳律師同時也是林家大少爺的助理。

 

 

父親年輕的時候是這樣做的,他只不過是繼承了這樣的工作罷了。

 

 

文件要審批,為了方便林大少爺閱讀,要好好的分類和畫註腳,為林彥俊安排第二天的會議和行程,也要幫忙準備一些交際應酬的事宜,最後,就輪到了自己上庭要看的文件和案例。等到公事處理完之後,剛好林少爺就看完了每天必看的文藝電影,這時候,陳律師就要侍候林少爺就寢。每個晚上都總能分秒不差地完成所有的工作,完美得讓人嘖嘖稱奇。

 

 

這個晚上,當陳立農看完最後一頁案例之後,伸了伸懶腰,準備催促林大少爺刷牙睡覺,一回頭,「阿……啊呀﹗」

 

 

林彥俊不知道什麼時候搬了張椅子反坐在他身後,眨巴著大眼睛瞪著他看。「陳立農你這樣不及格喔。陳叔不是說了要『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嗎?」

 

 

問題是你比泰山崩了更可怕啊。陳立農在心裡默默吐槽。

 

 

看到陳立農只是看著他,沒動作也沒說話,林彥俊不開心的感覺在心裡發酵,所以現在是怎樣?小時候一直跟在自己的屁股後面「阿俊」、「阿俊」的叫,還常說什麼「最喜歡阿俊」,可是現在呢?

 

 

呵,男人。

 

 

眼前的林彥俊臉色越來越差,陳立農也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麼,咧嘴一笑,「阿俊……」


車︰ https://shimo.im/docs/kIOni2Fk5xcBWWu3/ 

 

 

陳立農發誓,他見證了軟燸的小兔子一秒變炸毛的野貓。

 

 

好不容易終於把林彥俊安撫好了、哄去睡覺了,有時間整理剛剛撥到地面上的文件,和好好回味難得被人發現的林彥俊的這一面。從小被教育著是生而為王的人,林彥俊一直以來都讓人感到疏離,所有的情緒都不應該外露,即使是親密如陳立農,也只能比外人看到多一點點而已。今天林彥俊的情緒反應更多了,也更像個人了,陳立農開心地笑了。

 

 

偶爾吃吃醋,真的更有益健康吧!

 

 

(哪裡來的結論啊)

 

//END//

(简体)

 

有些人的出生就是为了让人拥戴。而我们的责任,就是扶助他们,让他们受万人景仰。

 

 

这是陈立农家的家训,是从他还没开始学会讲话和走路,就被父亲灌输的观念。从小他都以为这不过是他父亲在唬他,哪有可能有人天生就能让人崇拜,直到他遇见了那个男人,那个像猫的男人。

 

 

看起来总是懒洋洋的,很难懂,有时候难以亲近,可是却又可爱得让人想要接近和拥有。

 

 

他是林彦俊,林家的接班人。

 

 

第一次相遇,是五岁那年过年的时候,父亲带着他去林家拜访林老爷。从小陈立农都算得上是个守规矩的乖宝宝,所以父亲也放心地让他自己一个人到花园玩。

 

 

「真无聊。」陈立农一个人在花园里转了一圈,最后坐在了花园角落的一块巨石上自言自语。「唉……为什么我不能留在家里看电视……」

 

 

「我也觉得很无聊啊……小芙怎么还没找到我啊……」

 

 

从陈立农的身后响起了一阵软软的声音,他吓了一大跳,直接从石头上摔了下来。

 

 

「我很可怕吗?」

 

 

当陈立农重新站起来,看到石头的后面站着一个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双手抱住一个有半人高的公仔,西瓜头圆圆脸,小猫一样的嘴,眼睛大大的很有神,像是星空一样吸引人。他忍不住一直盯着男孩的眼睛看,呆呆的一直看着。男孩忽然掩起嘴笑了,眼睛笑得弯弯的,非常可爱,可爱得让陈立农也跟着一起笑了。「你好呆喔﹗」

 

 

被吐槽了的陈立农有点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

 

「你是谁?我都没见过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男孩走近了陈立农。

 

 

「我今天跟父亲来拜访林老爷的……」陈立农看到靠近了的男孩,不由得有点紧张,「你叫什么名字?」

 

 

「……问别人名字之前不是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吗?」男孩有点不满地戳了戳陈立农的头。

 

 

「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农农?好奇怪的名字,哈哈!」男孩看到陈立农因被取笑而不满地皱起眉头,「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吧﹗我是……」

 

 

「林彦俊!」又是一把甜甜的童音从陈立农的身后响起,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的男孩就抱着公仔往他的身后飞奔。

 

 

「小芙你好慢喔,我都等到肚子饿了。」

 

 

「你有什么时候肚子是不饿的……他是谁?」被称为小芙的,也是个可爱的小孩,个子小小的,中长发,浏海被抓起来绑成了小喷泉,身上穿着粉红色的长T,盖得小小的灯笼裤裤管若隐若现。当小芙看到陈立农直直地看着他们的时候,也警戒地回瞪,小手一拉,把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孩和公仔藏在身后。

 

 

被敌视了的陈立农有点难过,男孩从小芙的身后走了出来,站在了两人的中间,「小芙,他是农农,是新朋友;农农,他是小芙。啊、我叫彦俊啦﹗」

 

 

过了很久陈立农才发现,那个被自己叫了六年的「小芙妹妹」其实是个男孩子,而且是个无论打架还是嘴巴都很厉害的男孩子,不过这是后话。

 

 

 

 

陈立农捧着餐盘回到了客厅,电视机响着,播着不知名的电影,林彦俊却不见了……好吧,他发现了没被沙发档住的地板上,露出了那个人前阵子偷染的蓝色头发……最近很累吗?陈立农心想。

 

 

放下餐盘,陈立农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外套,轻轻地盖在林彦俊的身上后转身准备离开。

 

 

「陈立农你这个时候应该要吻我的额头才对。」林彦俊没有张开眼睛,嘟着嘴说。

 

 

有点搞不懂林大少的意思,陈立农回过头,不解地看着林彦俊。

 

 

「电视剧是这样演的啊!你很爱我,所以看到可爱的我在地板上睡着了,要过来公主抱把我抱上床去。不过看在你准备了好吃的份上,我都已经把要求降到在我额头上吻一下了啊,陈立农你竟然没照做!你不爱我了!」为了强调最后一句,林彦俊还从地板上爬起来,用力地指着陈立农。

 

 

「每天都这么忙了你哪里来的电视剧啊……」看到林彦俊打算跳起来反驳,陈立农立刻把餐盘捧出来,塞到他的面前,「你今天说要吃的牛小排,快点吃,冷了就不好吃了。」

 

 

食物的吸引力比较大,让林彦俊一瞬间忘了要追究「爱或不爱」这件事。

 

 

看到林彦俊被食物吸引走了,陈立农才开始了今天一天的工作。是的,表面上他是名大律师,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年轻才俊事业有成;然而在台面下,陈律师同时也是林家大少爷的助理。

 

 

父亲年轻的时候是这样做的,他只不过是继承了这样的工作罢了。

 

 

文件要审批,为了方便林大少爷阅读,要好好的分类和画脚注,为林彦俊安排第二天的会议和行程,也要帮忙准备一些交际应酬的事宜,最后,就轮到了自己上庭要看的文件和案例。等到公事处理完之后,刚好林少爷就看完了每天必看的文艺电影,这时候,陈律师就要侍候林少爷就寝。每个晚上都总能分秒不差地完成所有的工作,完美得让人啧啧称奇。

 

 

这个晚上,当陈立农看完最后一页案例之后,伸了伸懒腰,准备催促林大少爷刷牙睡觉,一回头,「阿……啊呀﹗」

 

 

林彦俊不知道什么时候搬了张椅子反坐在他身后,眨巴着大眼睛瞪着他看。「陈立农你这样不及格喔。陈叔不是说了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吗?」

 

 

问题是你比泰山崩了更可怕啊。陈立农在心里默默吐槽。

 

 

看到陈立农只是看着他,没动作也没说话,林彦俊不开心的感觉在心里发酵,所以现在是怎样?小时候一直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阿俊」、「阿俊」的叫,还常说什么「最喜欢阿俊」,可是现在呢?

 

 

呵,男人。

 

 

眼前的林彦俊脸色越来越差,陈立农也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咧嘴一笑,「阿俊……」

 

車︰https://shimo.im/docs/FLeQl470SGcwxuta/ 

 

陈立农发誓,他见证了软燸的小兔子一秒变炸毛的野猫。

 

好不容易终于把林彦俊安抚好了、哄去睡觉了,有时间整理刚刚拨到地面上的文件,和好好回味难得被人发现的林彦俊的这一面。从小被教育着是生而为王的人,林彦俊一直以来都让人感到疏离,所有的情绪都不应该外露,即使是亲密如陈立农,也只能比外人看到多一点点而已。今天林彦俊的情绪反应更多了,也更像个人了,陈立农开心地笑了。

 

 

偶尔吃吃醋,真的更有益健康吧!

 

 

(哪里来的结论啊)

 

//END//


【代转】
Rosemary 林彦俊生日集资2018
正式启航
-
是次集资将用于林彦俊生日应援广告投屏
凡参于集资都将会获得礼包 可参考内页礼包内容及礼包预览
-
有兴趣可私讯
集资截单日期: 17/08/2018
集资截数日期: 18/08/2018
出货日期: 9月
-
若集资未能达到目标金额
将会根据所筹的金额更改应援内容
是次的生日应以解锁形式进行
第一阶段: <6k 林彦俊名义捐款及作香港站应援储备金
第二阶段: 6-13k 地铁灯箱广告
第三阶段: 14k 金百利商场广告投屏
-
请大家多多支持本次的林彦俊香港站联合的应援集资。

让小橘的生日在香港也参与当中!
让小橘知道香港有你也有我!
-
感激不尽 6站联合 (ins 帐号)
@blossom_lyj 
@evan_linyanjun.hk
@ninepercent_buy_hk 
@evanism.hk 
@linyanjunnn_hk 
@linyanjunx

14岁的时候开始出现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会很容易低落,很容易哭,开始出现不想要见到人、不想出门的情况;

16岁时情况变得严重,被确诊是忧郁症、焦虑症和强迫症倾向,还有轻微人群恐惧的症兆,每天出门都很煎熬,每天都被问是不是不开心,为什么都不笑,但其实站在人前已花光了所有力气;

19岁时爷爷去世,病症恶化,再次被确诊是躁郁症;

20岁,回顾过去,差点被病症杀死过几次,好多次在杀死自己的边缘徘徊,忽然地想要结束这样的日子,开始努力地学习着控制情绪、控制病情。

直到现在,其实病症一直都在,还是会常常被病发影响生活,但已学会和病共存,每天努力地活下去。

如果你身边有情绪病患者,不开心或者想离开,请不要跟他/她分析,那是屁话,他们很了解自己的情况,请只要好好地陪着他/她就好,陪伴才能救他/她的命。

你好,八月。

艰难的7月终于结束了😭八月来了😭

微博帐号终于要回归生活号了,可以回归日常话痨生活了😭😭😭

朋友们辛苦了😭😭😭

所有的小号、互动号都可以放一边了😭😭😭

被锁了的帐号们可以让他随风飘去了😭😭😭

我终于要回归当个负责任的cpf了

终于可以早睡了😭😭😭

终于可以好好写文了😭😭😭

我好爱大家喔😭😭😭


明天看完医生要写两篇车来庆祝一下(橘:又搞我?!)

评论、私讯、微信、微博,有空来找我玩吧~



以上
我是腰很痛躺着不能动的祈乐。

【橘農】最重要的小事

*OOC    
*非現實向設定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所有東西都是我瞎編,沒有任何現實根據


简体版放在繁体后面,往下拉就是了

  

文章目錄︰文章整理

前文︰【橘農】我們沒有在一起

 

BGM: 最重要的小事– 五月天

 

 以下正文︰

 ==========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事,是陳立農和陳立農在意的事。

 

 

***

 

 

「夜用?夜用長什麼樣子的啊?……41cm是什麼鬼東西?……」林彦俊站在一整排女性用品牆前面,對著手機怒吼,噢不對,他有盡量壓低聲線。身為一個世界公認的男神,他從不否認自己走到世界每個角落都很吸引雌性生物的目光,也為之而自豪,但這一刻他卻希望自己可以長得低調點……

 

 

電話那頭的小公主似乎對於林彦俊的疑問感到不滿︰「什麼叫鬼東西啊?!你要知道睡覺時沒有得到完整的保護很難令人睡得安穩的好嗎!要是睡不好我有黑眼圈那怎麼辦?睡不好皮膚也會變差啊!要是變得不漂亮正廷叔叔不要我了怎麼辦?而且睡得不夠第二天早上要怎樣上課啊!成績退步了怎麼辦?全校都知道我是陳立農的女兒啊,你知道我有多大壓力啊……」

 

 

blablabla,講個不停。

 

 

Crazy…林彦俊受不了的把電話拉遠翻了好幾個大白眼,心裡默默吐槽,你的正廷叔叔早就跟丞丞叔叔跑了啊,就算你長再漂亮也沒用啊……當然,他不敢說出口……這個小公主平時確實是非常乖巧可愛的,但只要一不小心戳中她的「點」,就會好像按了開關一樣停不下來,這一點還真像陳立農。

 

 

「好好好,我的寶貝小公主,我知道了啦……」終於聽完小公主兩百句的訓話掛上電話,林彦俊小心翼翼地環顧了四周,身邊開始聚集了不少雌性生物,最不想的情況發生了,被圍觀了。

 

 

迅速地從貨架上拿了幾包疑似是小公主要求的夜用41cm衛生用品,尷尬地低下頭逃離現場……

 

 

被范丞丞知道自己又被小公主奴役後,他指著自己恥笑︰「林彦俊枉你一代男神,打仗槍林彈雨和空襲都不怕,竟然怕一個小女孩生氣?完全被陳立農兩父女吃得死死的,還是不是男人啊?!」當然,他也是每次都會反駁,范丞丞先生,請先管好你自己再說話。

 

 

為什麼對陳氏父女的一切總是義無反顧呢?有時候林彦俊會問自己,想了很久,得不到一個明確的答案。范丞丞有時會笑著說︰「你讓他們倆等你這麼多年,欠了他們這麼多,所以現在是來還債的啦!」也對,欠他們一個名份,也欠他們一份安定。

 

 

到了近幾年林彦俊才開始適應安定的生活,剛剛回國的前幾年,除了折騰自己,也折騰著陳氏父女。

 

 

在戰亂的地方過久了,每天都要戒備著空襲和各種突擊,因此林彦俊晚上睡覺時總是很敏感,只要有一點點的聲音都會立刻醒過來,嚇得夜貓子父女不敢再在晚上工作或活動,怕的是讓林彦俊得不到足夠的休息;有時候睡到半夜林彦俊也會忽然驚醒,然後就會靜靜地坐著到天亮,好幾次都把枕邊的陳立農嚇醒了……

 

 

一家三口戰戰兢兢地過了幾年,直到後來,陳立農慢慢地習慣了牽著他的手睡覺,他才慢慢地好轉過來。

 

 

 

從混亂的世界回到溫暖的家後,林彥俊把那些年在外的經歷陸陸續續地寫了出來,冒險故事本來就引人入勝,再加上林彥俊有趣的靈魂和文筆,讓他成為了暢銷作家,火熱的程度到了就算陳立農不再工作,他也能有足夠的能力養活一家三口。

 

 

名份喔⋯⋯林大作家坐在書桌前搔了搔後腦勺,想起了范丞丞的話,有點為難。

 

 

林彥俊很有信心,他和陳立農之間的默契和關係,並不需要一紙婚書來斷定,可是他又總是覺得不給他們父女兩一些什麼實質性的東西的話,他林彥俊自己就覺得很抱歉。

 

 

「煩啊!」在書房裡大吼大叫,嚇到了剛打開家門的陳念念。

 

 

不過林彥俊的煩惱,很快就被別的東西給取代了。

 

 

在一個普通的晚上,陳立農窩在了林彥俊懷裡,「你知道嗎,今天念念的班主任打給我,說是要我們保護好念念,好像是她隔壁班的一個男生跟她告白了、」

 

 

「什麼?!」林彥俊瞬間彈了起來,「哪來的不知死活的屁孩覬覦我的念念!」

 

 

「你先冷靜一點,」用力把人按回床誼躺平,「班主任說念念拒絕了那男的的告白,但是那男的算是校霸,所以怕念念會被欺負。」手一下一下地撫著林彥俊的背,安撫著,「你說這算不算是報應啊?當年的男神林彥俊傷過那麼多少女的心,現在害我每天都提心吊膽我的寶貝小公主會被像當年你那樣的男人給騙走⋯⋯」

 

 

林彥俊原本繃緊的臉也漸漸緩和,「什麼叫我那樣的啊?再說了,我也只把你騙走了而已啊。除了你沒有別人。」

 

 

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陳立農親了親林彥俊的嘴角。這個年近四十的男人依舊那麼的英俊帥氣,天神彷佛格外眷顧著他一樣,這張好看的臉隨著時光流逝而把帥演繹出另一種標準。

 

 

結果小公主被告白這件事,驚動了她的幾位叔叔。在當年的老大蔡徐坤的帶領下,九個人在家長日當天浩浩蕩蕩地走進了久違的高中,把傳說中的小校霸堵在了牆腳。當年的制霸少年,如今一身黑西裝,梳著大背頭,取下了墨鏡,盯著瑟瑟發抖的屁孩,「陳念念是我女兒,你如果敢動她一根頭髮,我就讓你吃不完兜著走。」說完,牽著女王一樣驕傲的陳念念回家。

 

 

好吧,接下來的日子,陳念念真的在學校裡過得像個女王。這是後話。

 

 

 

想來想去,還是下了個決定。

 

 

還是那片熟悉的海。林彥俊牽著陳立農坐在了那個當年他們重逢的沙灘上,看著女兒追著大狗在海邊跑來跑去。

 

 

「這裡好像一直都沒變一樣,每次來都會想起以前。」陳立農靠在林彥俊身上,「你剛走的那幾年啊,每次想你,我就帶念念過來,一坐就是一個下午,跟她講我們還在學校時發生的事……看著海,想著你在海的另一邊過得怎麼樣,有沒有想我?有沒有結識什麼金髮碧眼的美女?是不是樂不思蜀?還會不會回來?」

 

 

林彥俊看向回憶過去的陳立農,心裡有說不出的心疼,「如果我能早一點想通就好了……」手撫著陳立農的臉頰,「我常常在想,究竟要怎樣才能讓你們過上幸福的日子……」

 

 

陳立農笑著搖搖頭,「其能夠這樣簡簡單單地生活,每天煩惱著一些小事,操心著女兒會不會被騙走⋯⋯這些一直是我最大的幸福,好像⋯⋯自從你回來之後,這種幸福才真真確確地掌握在了我的手上。」

 

 

「農農……啊!幹嘛捏我臉!」林彥俊本來想著氣氛剛好,從口袋裡掏出準備好的戒指,來個正式的浪漫的求婚,沒想戒指都還沒掏,陳立農就一把捏住他的臉往兩邊拉。

 

 

「你以為我會不知道你想幹什麼嗎?」看著林彥俊因為被拆穿而紅了的耳朵,陳立農大笑,「我們都這把年紀了,還玩這套嗎?」

 

 

「……」我沒有不開心。林彥俊對自己說。

 

 

兩個人靠在一起,微笑著看著大海,看著跑來跑去的女兒和狗狗。

 

 

 

 

「好喔。」

 

 

 

//END//




简体版︰ 

==========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是陈立农和陈立农在意的事。

 

 

***

 

 

「夜用?夜用长什么样子的啊?……41cm是什么鬼东西?……」林彦俊站在一整排女性用品墙前面,对着手机怒吼,噢不对,他有尽量压低声线。身为一个世界公认的男神,他从不否认自己走到世界每个角落都很吸引雌性生物的目光,也为之而自豪,但这一刻他却希望自己可以长得低调点……

 

 

电话那头的小公主似乎对于林彦俊的疑问感到不满︰「什么叫鬼东西啊?!你要知道睡觉时没有得到完整的保护很难令人睡得安稳的好吗!要是睡不好我有黑眼圈那怎么办?睡不好皮肤也会变差啊!要是变得不漂亮正廷叔叔不要我了怎么办?而且睡得不够第二天早上要怎样上课啊!成绩退步了怎么办?全校都知道我是陈立农的女儿啊,你知道我有多大压力啊……」

 

 

blablabla,讲个不停。

 

 

Crazy…林彦俊受不了的把电话拉远翻了好几个大白眼,心里默默吐槽,你的正廷叔叔早就跟丞丞叔叔跑了啊,就算你长再漂亮也没用啊……当然,他不敢说出口……这个小公主平时确实是非常乖巧可爱的,但只要一不小心戳中她的「点」,就会好像按了开关一样停不下来,这一点还真像陈立农。

 

 

「好好好,我的宝贝小公主,我知道了啦……」终于听完小公主两百句的训话挂上电话,林彦俊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四周,身边开始聚集了不少雌性生物,最不想的情况发生了,被围观了。

 

 

迅速地从货架上拿了几包疑似是小公主要求的夜用41cm卫生用品,尴尬地低下头逃离现场……

 

 

被范丞丞知道自己又被小公主奴役后,他指着自己耻笑︰「林彦俊枉你一代男神,打仗枪林弹雨和空袭都不怕,竟然怕一个小女孩生气?完全被陈立农两父女吃得死死的,还是不是男人啊?!」当然,他也是每次都会反驳,范丞丞先生,请先管好你自己再说话。

 

 

为什么对陈氏父女的一切总是义无反顾呢?有时候林彦俊会问自己,想了很久,得不到一个明确的答案。范丞丞有时会笑着说︰「你让他们俩等你这么多年,欠了他们这么多,所以现在是来还债的啦!」也对,欠他们一个名份,也欠他们一份安定。

 

 

到了近几年林彦俊才开始适应安定的生活,刚刚回国的前几年,除了折腾自己,也折腾着陈氏父女。

 

 

在战乱的地方过久了,每天都要戒备着空袭和各种突击,因此林彦俊晚上睡觉时总是很敏感,只要有一点点的声音都会立刻醒过来,吓得夜猫子父女不敢再在晚上工作或活动,怕的是让林彦俊得不到足够的休息;有时候睡到半夜林彦俊也会忽然惊醒,然后就会静静地坐着到天亮,好几次都把枕边的陈立农吓醒了……

 

 

一家三口战战兢兢地过了几年,直到后来,陈立农慢慢地习惯了牵着他的手睡觉,他才慢慢地好转过来。

 

 

 

从混乱的世界回到温暖的家后,林彦俊把那些年在外的经历陆陆续续地写了出来,冒险故事本来就引人入胜,再加上林彦俊有趣的灵魂和文笔,让他成为了畅销作家,火热的程度到了就算陈立农不再工作,他也能有足够的能力养活一家三口。

 

 

名份喔⋯⋯林大作家坐在书桌前搔了搔后脑勺,想起了范丞丞的话,有点为难。

 

 

林彦俊很有信心,他和陈立农之间的默契和关系,并不需要一纸婚书来断定,可是他又总是觉得不给他们父女两一些什么实质性的东西的话,他林彦俊自己就觉得很抱歉。

 

 

「烦啊!」在书房里大吼大叫,吓到了刚打开家门的陈念念。

 

 

不过林彦俊的烦恼,很快就被别的东西给取代了。

 

 

在一个普通的晚上,陈立农窝在了林彦俊怀里,「你知道吗,今天念念的班主任打给我,说是要我们保护好念念,好像是她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跟她告白了、」

 

 

「什么?!」林彦俊瞬间弹了起来,「哪来的不知死活的屁孩觊觎我的念念!」

 

 

「你先冷静一点,」用力把人按回床谊躺平,「班主任说念念拒绝了那男的的告白,但是那男的算是校霸,所以怕念念会被欺负。」手一下一下地抚着林彦俊的背,安抚着,「你说这算不算是报应啊?当年的男神林彦俊伤过那么多少女的心,现在害我每天都提心吊胆我的宝贝小公主会被像当年你那样的男人给骗走⋯⋯」

 

 

林彦俊原本绷紧的脸也渐渐缓和,「什么叫我那样的啊?再说了,我也只把你骗走了而已啊。除了你没有别人。」

 

 

我知道啊,我一直都知道。陈立农亲了亲林彦俊的嘴角。这个年近四十的男人依旧那么的英俊帅气,天神彷佛格外眷顾着他一样,这张好看的脸随着时光流逝而把帅演绎出另一种标准。

 

 

结果小公主被告白这件事,惊动了她的几位叔叔。在当年的老大蔡徐坤的带领下,九个人在家长日当天浩浩荡荡地走进了久违的高中,把传说中的小校霸堵在了墙脚。当年的制霸少年,如今一身黑西装,梳着大背头,取下了墨镜,盯着瑟瑟发抖的屁孩,「陈念念是我女儿,你如果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就让你吃不完兜着走。」说完,牵着女王一样骄傲的陈念念回家。

 

 

好吧,接下来的日子,陈念念真的在学校里过得像个女王。这是后话。

 

 

 

想来想去,还是下了个决定。

 

 

还是那片熟悉的海。林彦俊牵着陈立农坐在了那个当年他们重逢的沙滩上,看着女儿追着大狗在海边跑来跑去。

 

 

「这里好像一直都没变一样,每次来都会想起以前。」陈立农靠在林彦俊身上,「你刚走的那几年啊,每次想你,我就带念念过来,一坐就是一个下午,跟她讲我们还在学校时发生的事……看着海,想着你在海的另一边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我?有没有结识什么金发碧眼的美女?是不是乐不思蜀?还会不会回来?」

 

 

林彦俊看向回忆过去的陈立农,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疼,「如果我能早一点想通就好了……」手抚着陈立农的脸颊,「我常常在想,究竟要怎样才能让你们过上幸福的日子……」

 

 

陈立农笑着摇摇头,「其能够这样简简单单地生活,每天烦恼着一些小事,操心着女儿会不会被骗走⋯⋯这些一直是我最大的幸福,好像⋯⋯自从你回来之后,这种幸福才真真确确地掌握在了我的手上。」

 

 

「农农……啊!干嘛捏我脸!」林彦俊本来想着气氛刚好,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戒指,来个正式的浪漫的求婚,没想戒指都还没掏,陈立农就一把捏住他的脸往两边拉。

 

 

「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吗?」看着林彦俊因为被拆穿而红了的耳朵,陈立农大笑,「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还玩这套吗?」

 

 

「……」我没有不开心。林彦俊对自己说。

 

 

两个人靠在一起,微笑着看着大海,看着跑来跑去的女儿和狗狗。

 

 

 

 

「好喔。」

 

 

 

//END//

心情不好

無法抒解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