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樂

在追星之前,首先是個腐女。

【橘農】忘川

*OOC預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橘有點渣……


呃……本來是要先寫農橘(因為看到之前某po文評論都是農橘、all橘…)可是剛好有個兩個小時的空檔……就……寫了……


文章目錄︰文章整理


以下正文︰

==========

  

在水中浮浮沉沉,身體受著百次千次的苦難,眼睛緊緊地盯著河上的橋,一個又一個的過客沒有一個是你,既失望,但又開心,至少,你還活著。

 

* * *


 

當林彥俊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了一片草地上,有點頭痛,忽然間想不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扶著額頭站了起來,有種不真實的迷糊感,一轉身,整個人呆住了,眼前有一道大門,門上刻著三個大字︰

 

「鬼門關」

 

記憶瞬間回籠,對!他被車撞到了,被送到醫院,搶救之後一度清醒過來,妻子抱著剛滿一歲的兒子站在他床前,哭著。忽然間眼前出現了兩個黑衣人,對他說︰「時候到了,要上路了。」他就來到這裡了。

 


他死了。

 


他終於死了。

 


行屍走肉般過了一年的時間,他終於也死了。

 


向前走,過了鬼門關,他沿著黃泉路一直向前走,一路上有很多同路「人」,還有很多哭著相遇的「人」。他四處張望,想從「人」群中看到想要找的人,可惜沒有一個是他。路的兩邊長滿了只見花不見葉的曼珠沙華,嬌艷的紅色竟透著絲絲陰冷,甜膩的花香讓他感到難受。路的盡頭是一條河,河上有條橋,橋邊是寫著「三生石」的巨石。

 


這就是通往輪迴的忘川河和奈何橋啊!

 

他站在橋前,一個身穿黑色斗篷的少年坐在橋邊,看著河水,懸空的雙腳搖啊搖的,竟有幾分可愛。

 

「你是孟婆嗎?」他問少年。

 

「我不是喔,婆婆應劫轉生了,我是奈何橋的代理人,等待下一任孟婆的出現。」代理人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灰,聲音清脆,應該年紀很輕。「過路人,」代理人從身後的黑衣人手中接過一個瓷碗,「喝下這碗忘情湯,你就會忘卻前塵舊事,經過這條奈何橋,不要回頭,一直向前走,你就會踏上新的人生。」把手中的瓷碗遞到了他的面前。

 

「忘情湯?不!我不能喝!我跟他有約定,下一輩子一定要記得對方,一定要找到他。」他激動地搖頭,一邊伸出手阻擋遞來的碗,一邊向後退。

 

「你不是第一個說有約定不肯喝的人呢。但不可以喔,規定就是規定。」看到眼前的男人專注又堅定的眼神,代理人不禁好奇,「你喝下吧,有些人生前的誓約太深刻,即使喝下忘情湯仍然可以記起前塵……不過不肯定每個人都能成功。」代理人再次遞上湯碗。

 

他再一次搖頭,「不行,我不能冒這個險,我不能忘記他。」

 

代理人很苦惱,他忽然很想幫這個男人,但又不能讓沒喝下忘情湯的人過橋。「你不喝的話就不能過橋了,也就不能輪迴了……」代理人低頭想了想,「還有一個方法啦,不過……」

 

「什麼方法?只要可以記住他,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做!」他激動地走上前,想要撲向代理人,卻被攔下。

 

「如果有人不願意喝下忘情湯盡忘前事,那就要跳下忘川河,經歷千年劫難,才能輪迴轉世。」

 

「跳下忘川河?我願意!只要不忘記他…」

 

「話不要講太快。跳下忘川河歷劫雖然可以免卻忘情,但……你將面對的是千年等待和千次萬次的錐心之痛;更痛的是,這千年間你將會看著在意的人一次又一次的在你面前走過,一次又一次的喝下忘情湯,一次又一次的忘記你,而你,只能在河中等待千年。當然,如果千年間你受不了的話可以放棄,只是一旦放棄,將失去選擇的權利,你的記憶就會永遠被奪去,你將永生永世被褫奪再遇上你在意的那個他的機會。這樣你還願意嗎?」

 

過大的斗篷幾乎遮住了代理人的整張臉,但他還是感覺到了代理人的目光。痛苦的閉起眼睛,過往的甜蜜回憶瀝瀝在目,他的美,他的好,一一在眼前浮現。他彷彿看到了他努力地張著眼睛對他說︰「約好了喔!下一輩子要在一起!」

 

「我願意。」他笑著,眼淚流滿了頰,他看著代理人說。

 

 

在河水中浮浮沉沉,已經忘卻了時間,數不盡的劫難消磨著他的意志,好幾次他都想要放棄,但每次代理人都會出手幫他。

 

 

「跟我講講你和他的故事吧!」代理人又坐在了橋邊,搖著雙腳看著他,即使是從下而上的角度,他仍然看不到代理人的臉。

 

* * *

 

愛情是沒有對與錯的吧?

 

林彥俊說。

 

* * *

 

陳立農和林彥俊的開始是一個意外。

 

陳立農抱著幫哥哥買的蛋糕在雨中奔跑著,忽然的一陣「失魂雨」打亂了所有的計劃,原本打算買好了蛋糕直接回家的,可是,雨越下越大,似乎一時三刻沒有停下的打算。扶了扶被雨水打濕了的眼鏡,艱難地搜尋著可以避雨的空間,一個不留神,腳下一滑,坐在了地上。

 

「先生你還好吧?」甜美的女聲,忽然間頭頂上多了把雨傘。

 

「呃……似乎是……不太好……」陳立農有點尷尬。

 

女生輕笑,沒理會陳立農身上手上的髒污,伸手把人拉起,扶著走進了附近的小店。

 

「 彥俊快來幫忙!」

 

這是陳立農和林彥俊的初遇。

 

小店橘黃色的燈光很柔和,店裡氣溫適中,彷彿連心也變溫溫的。

 

林彥俊很高卻很瘦,給人乾淨整齊的感覺,帥氣的臉龐沒有什麼表情,卻不會讓人感到疏離。他看了陳立農一眼,跑回了後台,然後捧著乾淨的毛巾回來,包住了冷得一直發抖的陳立農。「跟我來吧。」牽著他的手慢慢地走。

 

從被牽著的手開始到肩膀、臉上和胸膛,一直到全身暖暖的,麻麻的,就像被雷打中了一樣。陳立農甩甩頭,想要把不合時宜的感覺趕出心頭。

 

他被他的溫柔帥氣吸引。

 

他被他的迷糊可愛吸引。

 

是情不自禁吧,林彥俊對陳立農說。

 

* * *

 

「等等!你上次不是說……」代理人叫停了他。「不是說你跟女人結了婚嗎?幾年前她才路過的啊!叫…… Angela嘛!」

 

「我確實是結婚了,在遇見他之前就結婚了。」他說。

 

「什麼?!」

 

* * *

 

陳立農和林彥俊不能在一起。

 

林彥俊說。

 

* * *

 

「農農,對不起, Angela快生了,所以……」林彥俊坐在駕駛座上,看著前方。

 

猜到了林彥俊沒說出口的後半句,依舊溫柔的聲線在這一刻聽在陳立農耳裡,像是死神的呢喃,他很想要發難,很想要無理取鬧,很想要拉著林彥俊哭鬧說他不願意。但他不能這樣做,不敢這樣做,沒有這個資格這樣做,因為他才是介入別人家庭的第三者。

 

「那分手吧。」陳立農低下頭撐大雙眼,深怕眼睛一閉上眼淚就會滴下來,眼前的光忽然間被遮蓋了,然後一股力量把他拉進了林彥俊的懷中。

 

「是我的錯。」下巴抵在陳立農頭頂,「我不應該招惹你的……。」

 

臉貼在林彥俊胸膛搖抱頭,「我都知道。」

 

「我想你幸福。」頓了頓,「但我這個壞人無法給你這一輩子的幸福。」

 

* * *

 

「咦?你們都分手了,他卻還說會等你下輩子……看來他真的很愛你耶。」代理人撐著下巴,有點感覺不可思議。

 

他苦笑著不說話。

 

「不過你真的是個壞人呢!」代理人笑著說。「那他什麼時候死的?」

 

「在我兒子出生的那天,他來探望小孩,結果在路上被車撞倒了。」他垂下了眼,「他真的很好,就算我這樣對他,他仍然對我們很好。」

 

代理人歪頭想了想,「我覺得……他很傻,但他是真的很愛你吧。」

 

他們都不說話。他問代理人︰「我在這裡都九百多年了,我的太太和兒子路過了很多次,但卻一次都沒見到過他……他究竟……」

 

「極善和極惡的人,地藏王大人會有其他安排。」代理人忽然間站起來,轉身走進黑衣人群之中。

 

* * *

 

又過了幾十年,千年之期快到了,他不禁有點緊張和興奮,很想找人聊天,但代理人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他面前。他看到了一個黑衣人在他面前走過,忍不住問他︰「請問代理人在哪裡?」

 

那人回道︰「代理人正在準備輪迴。」


 

終於,他再次看到代理人了。

 

「你要走了呢!」他說。

 

「對啊,我跟你一樣,等了上千年才等到輪迴的時間。」代理人輕笑。

 

「有什麼儀式要做的嗎?」他問。

 

「過路人要輪迴,就要喝下忘魂湯,忘情棄愛。而我,當初以代理人的身份和千年的守候,來保住前生的記憶。我和你一樣,都是有前生誓約要守的人。」代理人邊說邊脫下斗篷。

 

一直被遮擋著的臉,露了出來,可愛的下垂眼,白皙的皮膚,精緻的臉龐。看到代理人的臉後,林彥俊像是被雷打中了一樣,定住了。「你!」

 

代理人對他笑了笑,從新任的孟婆手上接過一個瓷碗,喝下。代理人的眼神從清澈變得混濁,再由混濁變回清澈。


孟婆輕拍了拍代理人的後背,「過路人,因你生前的善行,地藏王大人特別恩典你成為奈何橋的代理人,現在把你的記憶還給你。經過這條奈何橋,不要回頭,一直向前走,你就會踏上新的人生。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代理人轉過頭,看著他,「我就知道你一定會遵守約定的,我在對岸等你。」代理人 -- 陳立農笑著,「這次我年紀比你大了呢!」

 

* * *

 

人生重啟,他和他又再一次相遇,這一次,一定會幸福的。

 

//END//

啊⋯

忘了說一下⋯

「奈何橋代理人」「應劫轉世」這些概念是來自於兒時記憶裡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3 永恆國度》

#年齡曝露

預告(算是)

大家好,我是從稿子堆裡爬出來的祈樂小朋友(沒人想知道

就⋯
剛剛偷懶刷微博的時候啊,才get到俊佳為什麼是青年節(喂
然後發現⋯⋯
農橘⋯是我生日啊⋯⋯(2月5號生⋯
這不是命中註定是什麼?(才沒有

嗯⋯好了,不發瘋了

趕完這一波稿子,應該會閒下來一陣子(只有晚上閒⋯白天還是普通的上班族)

所以預計會更文~



每PO必提︰文章整理(👈🏻點他~快點~)


理想:
坤彦有一篇,不確定有沒有車,主要看心情
All橘有一篇(至少),應該沒有車,主要要寵橘

會延續 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點他傳送)再寫個幾篇,會寫長一點,因為這兩天趕稿子,所以寫了一千多字就草草收掉,會用 黑道AU x 女王屬性 再寫個幾篇🤔為了圓梗可能會有異坤吧🤔🤔🤔

兔子精系列 會繼續寫,雖然熱度很低,看來沒什麼人喜歡,但我寫得很爽🤷🏻‍♀️〈九尾狐〉如無意外會是以Justin視角,微俊佳(對,是俊佳,兔子精系列是橘總攻向),主線還是橘農,但談戀愛不是我寫這系列的目的,就像 兔子尾巴 (👈🏻點他傳送)那篇講的,當初會寫是因爲腦子閃過「喂你兔子尾巴露出來了」這句話,所以才寫的~主要還是為了滿足自己喜歡妖怪才繼續寫~


正在寫一個 橘農 連載的文案,對,我寫文一直都隨心很少寫文案,終於要認真搞一次了🤷🏻‍♀️沒意外的話應該這個月底就會出⋯

日常小短應該也會更,主要是用來卡時間和練練筆,盡量不要讓自己空下來太久

有寫在手帳上預定欄的大概就這些,別的⋯⋯
看心情看時間⋯⋯吧⋯⋯



P個S,我個人是基本上沒什麼CP潔癖,人生宗旨(?)是,只要有橘我就吃

再PS,除掉腐不談,其實我是橘&農雙擔⋯⋯但,第一次飯內娛圈的我才發現,雙擔/多擔原來這麼的⋯呃嗯⋯⋯

好的~
爬回稿子山了,再見~


#我是話癆祈樂

【農橘】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成熟農x女王橘 (***女王是指氣勢,不是女化***)
*OOC預警
*微黑道AU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微坤彥,異坤打醬油,不打tag

相關文︰【農橘】養貓的男人

文章目錄︰文章整理


(下一篇再PO橘農)
以下正文:
==========


身為蔡家大少爺的左右手,林彥俊是公認的非常不好惹的人物,脾氣很差,易怒,冷冰冰,美麗又危險。



「剛剛不是很厲害嗎?剛剛不是說想請我喝酒嗎?怎麼了?現在又不喝了嗎?」


陳立農剛踏入酒吧,就看到坐在正中央最大那張沙發上的林彥俊,剛染成藍色的頭髮,竟在昏暗的燈光中,把精緻的臉襯托出妖艷,脖子上的choker顯得整個人異常性感。陷在沙發裡,懶懶地托著下巴,半瞇著眼睨著被黑衣人壓趴在地上的男人,旁邊還跪著幾個發著抖的人,看來是趴著的人的朋友。


「農哥。」站在沙發旁的人看到了走進來的陳立農,連忙打著招呼迎了上去。陳立農用眼神問了問究竟是怎麼回事,那人低聲地在他耳邊說,「俊哥今天結束了跟丞哥他們的局,想說過來喝杯酒再回去,那個人看到俊哥後就說要請俊哥喝一杯,手還不安份地摸到了俊哥……」不用他說,陳立農也猜到了後面的事,不外乎是這個不長眼的男人看到冰美人想要去搭訕,結果激怒了討厭肢體接觸的林彥俊。


陳立農擺擺手想表示他了解了,可是手下卻接著說,「不是的農哥,那個男人直接摸到俊哥的腰上,還……」瞄了眼陳立農,「還問一晚要多少錢。」


手下話音落下的同時,陳立農一腳在了那個男人的臀上。「喲,還挺大膽的嘛。」再踢了他一腳,「還真的是七年來的第一次啊。」說著蹲了下來,從下往上看著一直沒有動作的林彥俊。


想起了七年前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十七歲的陳立農剛剛經歷了人生最低潮的時刻,媽媽忽然生重病進了醫院,努力打工存下來的錢遠遠不足以繳付醫療的費用,生性樂觀的他仍然不放棄,繼續打工的同時向平時對自己不錯的老闆和不同的親戚借了錢,僅管還是不夠,至少可以看得見曙光。可是就在這時,他最信任的好朋友把這僅有的錢偷走了,當他找到人的時候,這位「好朋友」已經把所有的錢都輸了,還用陳立農當擔保人向蔡家借了巨款,最後還是理所當然地再一次輸光了。


被押到蔡徐坤面前的時候,陳立農耳邊一直回放著不久前醫生話︰「立農,如果真的再不繳費用的話,我們真的沒辦法幫你媽媽做手術。」再不繳錢的話,媽媽甚至會被趕出醫院;不做手術的話,媽媽肯定好不了了……彷彿間又想起了爸爸對他說的話︰「立農啊,爸爸要是走了,你就是家裡唯一的男人了,要保護好媽媽。」


長這麼大陳立農第一次感覺到絕望。


「坤哥,這小子就是吳明的擔保人。」一個手下抓住陳立農的下巴,抬了起來。


蔡徐坤看到陳立農還是個小孩,心裡也不忍對他做什麼,可是自己剛剛接過這個位子,在場的又有那麼其他叔伯的眼線,如果他連這麼小的事都做不好的話,就會變成把柄,日後會很麻煩。


「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你欠了我們多少錢?」蔡徐坤刻意壓低嗓音,讓自己看起來狠心一點。


「……」陳立農不說話,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去考慮。


手下見他不答話,往他腹部就是一拳,「坤哥在問你話呢!」


「等一下!」蔡徐坤想要制止卻無能為力。


坐在一旁的蔡徐坤的堂弟這時開口︰「不是吧坤坤哥,這種小事都搞不定嗎?連這樣都不行……」堂弟露出戲謔的表情,「呵,長得也挺好的啊,白白嫩嫩的,一看就是個雛,丟去接客就好了啊,接到能把錢都填上就好了啊,你、」


「蔡竟培你還真的是腦子除了黃色就是黃色啊。」一直斜靠在蔡徐坤身上的人坐直了身子,沒看堂弟一眼。


「怎麼會呢?我腦子裡全部都是彥俊哥啊。」笑得一臉yin穢。


林彥俊就像沒聽到一樣,蹲在了陳立農面前,大大的眼睛看著他,「喏,你打算要怎麼把錢還上?」


「我沒欠你們錢。」陳立農從剛剛被打回過神來。


「欠條上寫著你的名字就代表著你要負責喔。小朋友,該不會你真的要靠出來賣還錢喔?」林彥俊好像很好奇似的左看看右看看,「嗯,你這種的,應該也是可以賣到點價錢的吧。」


陳立農有點驚訝眼前這個漂亮的人會講出這樣的話,惱羞再加上被朋友出賣的氣憤,口不擇言,「像你這樣的嗎?那你一晚要多少錢?」


然後呢?然後他就被氣瘋了的林彥俊一拳打暈了。


最後還是要感謝王律師,救了自己,把自己收在了羽翼之下保護著,還幫忙繳了媽媽的住院費和手術費。


「你不用謝我,是坤坤和彥俊出的錢。」王子異說。


「彥……林彥俊?」那個一拳把自己打暈了的美人?怎麼會?陳立農很是疑惑。


「彥俊只是很討厭別人討論他的臉。他不喜歡別人說他長得好看。」王子異解釋,「但是他是個很溫柔的人。」



七年的時間讓少年長成了日漸成熟的男人,這段日子裡陳立農和林彥俊之間發生過大大小小的事,讓他們逐漸走到了現在。


林彥俊坐在沙發上和蹲著的陳立農對看,這個穿著西裝的男人和當年的少年影像重疊到了一起,他當然知道陳立農在想什麼,微微一笑,也蹲了下來,「嗯,你這種的,應該也是可以賣到點價錢的吧。」瞬間沒有了戾氣,笑得非常甜。


「像你這樣的嗎?那你一輩子要多少錢?」陳立農長大之後少有的調皮。



//END//


農農在最後和小橘的對話,我藏了一些話沒有挑明,總覺得有些話即使不明白講出口,懂得的人自然就會明白,他們自然就是這樣的明白人。

在這裡想要分享這首歌〈是什麼讓我遇見這樣的你〉不知道有沒有xjm聽過這歌。這段日子,每當我想起超級制霸,都會想起這首歌(笑


我們都不過是宇宙間的塵埃,然而我們在這裡相遇,冥冥中自有意義。


摘抄幾句歌詞︰


若你是我必然的存在
多想從此不再離開

是什麼 讓我遇見這樣的你
是什麼 讓我不再懷疑自己
是什麼 讓我不再害怕失去
在這茫茫人海裡 我不要變得透明

日常不想工作⋯
僱主跑來問稿子的進度⋯
超級不想動⋯

逃出門買了瓶桃子味氣泡水,再買了包桃子味紙巾
香香的水蜜桃味真的很撫慰心靈❤️


#無所事事的日常
#在喜歡超級制霸之前就已經是水蜜桃控

【農橘】日常小短篇2

*OOC預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真的很短喔 
最近寫太多肉,要來點小清新⋯⋯

其他文章︰文章整理

===========

〈早晨福利〉

陳立農一直都很喜歡林彦俊的衣著風格,很有林彦俊的味道,隨便自然卻又不失時尚。

就像他一樣,溫和隨性不失霸氣。

這天醒來,還躺在床上,就看到林彦俊只穿著襯衫站在衣櫃前一動不動的。從後看著他,合適的剪裁突顯了林彦俊的好身材,下身被襯衫適當地遮掩,若隱若現的,他似乎又想起了昨晚這人在他身下的樣子。心動不如行動,陳立農正想起身從後抱住他的時候,林彦俊從衣櫃中取出一條牛仔褲,緩緩地套上。

扭動身體的動作,漂亮得像是舞蹈。

從鏡內看到躺在床上的陳立農眼睛也不眨的看著他。林彦俊轉身笑著說:「好看嗎?之前買的都還沒穿過……」

「好看是好看,只是……」

「只是?」

「你不穿內褲嗎?」

「穿緊身牛仔褲怎麼可能穿四角褲?」

噢!不行了……

你知道的,男人在早上的時間總是比較衝動。

//END//

【農橘農】日常小短篇1

*OOC預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今天吃好多糖,不寫幾個字真的很對不起超級制霸兩個寶,但我得趕稿子沒辦法寫太長(而且今天也po了福西西的生賀)⋯

最近寫太多肉,就來點小清新好了⋯⋯

很短喔~

其他文章︰文章整理

==========

〈左邊〉


自從交往之後,陳立農發現了一件小事。


林彥俊總是用左手牽著自己。


「為什麼你總要用左手牽著我呢?」陳立農問。


林彥俊笑著不說話,繼續伸出左手,牽起了他的右手。


當他問到了第三次,林彥俊站在他的對面,伸出左手牽起了他的右手,緊握,然後貼近自己的胸膛,「你說呢?」笑得一臉溫柔。


心臟的跳動隨著交握的手心傳到了他的心裡。


那一刻,他懂了,臉紅了。


從此之後,陳立農總是默默地站在林彥俊的左邊。

//END//

【橙橘】丞丞生賀(車)

*沒想好標題

*橙橘,all橘向

*是車沒錯

*OOC預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先說好了…目前在寫〈九尾狐〉,寫了兩段就卡了;本來想寫農橘和坤橘(坤橘也是寫了兩句…卡了),因為之前看到大家好像很想看農橘和All橘的樣子……但今天是福西西生日,所以要慶祝一下(橘︰用我的身體慶祝?)


相關文︰【佳俊】【農橘】哥哥是我的(車)

其他文章︰文章整理


以下正文︰

==========

再一次,當林彥俊洗好澡全身只圍了條毛巾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看到了弟弟。


范丞丞沒有像平時那樣,只要一發現他在附近就會像隻黏人的大狗狗一樣撲上來,而是有點文藝地伸長著長腿坐在落地窗前,靠著玻璃看著夜景。


此時的林彥俊腦海裡只有三個念頭。


以後一定要好好教育經紀人,不要讓他這麼隨便就把中央門卡交出來,特別是像今天這樣能夠幸運地抽到單人房的日子。


其次,忽然想到范丞丞和陳立農都有大狗狗的既視感,分別在於一個是哈士奇,一個是大金毛。


最後,他只能感嘆地在內心吶喊,真他媽帥。


范丞丞回過頭看了仍在冒水氣的他一眼,歪嘴一笑,不同於平常大部份時間的有點孩子氣和有點二,反而是帶著點邪魅和誘惑,使以為自己對這群弟弟的顏值已經免疫的林彥俊忍不住紅了臉,只能呆呆地對視著。范丞丞伸出長手,「哥哥,過來這邊。」


林彥俊像是受到蠱惑一樣緩緩地走了過去,這時候在他眼裡的范丞丞從頭到腳都散發著征服者的氣勢,那種與生俱來的氣勢,和他姐姐如出一轍。有點不滿自己忽然在心理上認了輸,堵氣的他站在范丞丞身邊就站住了,無視於對方張開的雙手。


范丞丞當然知道這個既驕傲又傲嬌的哥哥在想什麼,邪魅的笑容在眨眼的瞬間轉換成了撒嬌討好的笑臉,伸手一拉,讓林彥俊坐到了自己腿上,把臉埋進了他的頸窩,「哥哥真的好香。」


「沐浴露的味道不是大家都一樣的嗎?」林彥俊無奈地摸摸范丞丞的大腦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只要自己換沐浴露,所有人都跟著一起換。


趁著林彥俊沒有防備的時候,范丞丞伸出舌頭舔了那性感的鎖骨一下,在林彥俊反應過來想要往後縮的時候,微微抬頭一口輕咬住了林彥俊的肩頭,聽到他發出敏感的聲音,磨著牙,「不一樣啊,哥哥身上就一直有種讓我們欲罷不能的味道。該不會真的像粉絲說的那樣,哥哥是引誘著Alpha發情的Omega吧。」笑著又親了親他的頸側,「是這裡嗎?哥哥的線體。」


敏感點被撩撥,林彥俊難耐地扭動,「好了喔!明天還有見面會,要早點休息……嗯!」說著想要站起來卻被吻住了。


【全文走鏈接︰https://shimo.im/docs/Ehrt8pLPP5YamvmM 】

【買個保險防吞︰AO3


【橘農】國王遊戲

*橘農

*【橘農】第一次 之前的事

*OOC預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大學生AU

*跟上一篇完全不同風格的純搞笑⋯吧?

文章目錄︰文章整理


以下正文︰

==========


一堆大學生圍在一起,能玩什麼遊戲?多的是,不過這群年輕人這天圍在一起,玩一個非常老套但又歷久常新的遊戲︰ 國王遊戲。




「遊戲很簡單,反正就是誰抽到K就是國王,可以命令最多3張紙牌做任何事,然後大家投票決定滿不滿意,大家都滿意就當然沒事,但只要半數或以上說不滿意就懲罰。被叫中最多次的人負責社辦這個星期的清潔打掃,把所有的東西整理好,」范丞丞看看各人,「怎樣?」


「我有異議……」Justin舉手。


「駁回。」范丞丞想也不想就回應。


「……正正!范丞丞欺負我﹗」Justin飛撲到朱正廷身上,善用年紀最輕這個優勢撒嬌。


范丞丞瞪著對朱正廷上下其手的Justin,忍不住比了個世界通用的中指,「范丞丞。」然而卻在朱正廷叫了他的名字後,沒有了氣勢,「正正……」在眾人眼中,似乎是出現了一隻耳朵和尾巴都垂下來的大狗狗。


「我們又不是籃球社的,為什麼我們也要收拾這裡。」Justin環顧了一下亂糟糟的籃球社辦……實在是太誇張了!「你們籃球隊的人是怎樣在這裡生存的啊?」


眼看Justin和范丞丞又快要吵起來,朱正廷向蔡徐坤打了個眼色,蔡徐坤又推了把林彥俊,林彥俊一把拉住Justin往懷裡塞,不容掙扎的力氣,「你是有什麼不滿的嗎?」然後像是幫貓咪順毛一樣,摸摸Justin的頭髮。


「……那沒問題了吧?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開始囉!」



【Round 1】


「國王是誰?」分發好牌之後,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敢出聲,似乎是怕一開聲會發生什麼事似的,等得有點無聊的蔡徐坤忍不住問出聲。


「我。」王子異默默地舉起手。


「好吧 ,國王請下指令。」


「呃……3號跟5號……」拿起桌面上的可樂,插進兩枝吸管,「一起喝這杯可樂……」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太簡單了吧?」事不關己的范丞丞對王子異的指令感到不滿。


瞄了眼范丞丞,王子異繼續︰「喝完之後,深情對望然後說出喜歡對方的原因。」


上一秒還在說著不滿、太簡單的范丞丞,下一秒就後悔了,「3號和5號請就位。」


結果,被點中的,是陳立農和……


朱正廷。


「不要啊……正正﹗我不要正正跟農農深情對望啊……」范丞丞哭喪著臉,然而好兄弟卻吐槽︰「你不是說太簡單的嗎?閉嘴給我坐好。」看到莫名其妙心情不好的林彥俊瞪著他,范丞丞仍然想反抗,「願賭就要服輸啊范同學。」


反正,范丞丞反抗無力……


朱正廷無視范丞丞在一旁發瘋的悲鳴,牽起陳立農的手想要快點速戰速決地解決整件事。


但陳立農忽然間變的扭捏,整張臉通紅,非常不好意思地咬起其中一枝吸管,不幸事件就在朱正廷也咬起另一枝吸管的時候發生了……


就在兩人對望的一刻,陳立農忽然忍不住笑了出來,結果,一呼氣,大部份的可樂都被噴出來了。首當其衝的是朱正廷,整張臉都是可樂,襯衫領子和牛仔褲都是可樂的水漬,而陳立農也沒有比他好多少,牛仔褲全濕之餘,T恤都濕了一半。


所有人都呆了,沒有人預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十秒後反應最快的Justin第一個爆笑出來,笑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看著濕透了的朱正廷,陳立農感到非常抱歉,捧起可樂猛灌,打了個嗝之後,扶著朱正廷的臉面對著自己,「正正對不起……我很喜歡你,因為你跳舞很好看。」整張臉紅到了一個點。


而震驚中回過神來的朱正廷,也迅速地說︰「農農,我喜歡你打棒球的時候很帥。」


兩人同時回頭看著扶著Justin的王子異,大概在表示︰你敢說不滿意試試看。


反正最後……就在范丞丞的耍賴下,沒有人表示不滿意。


「你們還是先去換件衣服,至少要換條褲子吧……」蔡徐坤的話才講完,林彥俊拉著陳立農的手,抄起背包就往社辦的更衣室衝。


『有問題。』惡作劇二人組Justin和范丞丞交換了眼神,兩人不約而同地露出狡黠的笑容。


『富貴,所以說……』


『要好好地「造就」這一對……』


看到兩人有默契地點點頭,蔡徐坤和朱正廷忍不住扶了扶額角。



【Round 2】



「所以這一次國王是誰?」又再一次在發完紙牌後安靜了。



「嘻嘻﹗這次是我﹗」Justin興奮地舉起手上的紙牌。「那麼,就7號﹗」看到林彥俊把手中的紙牌丟出來,「麻煩掏出你的手機,打開通話紀錄,打電話給最近一次的聯絡人,跟他講『我愛你』,快點快點快點,這麼簡單就不要拖拖拉拉的﹗」


所有人看著沒有動作的林彥俊,林彥俊無奈地撥出電話,Justin搶過電話看也沒看就按下了擴音……


陳立農的電話響了,全場安靜,目光全部聚焦到他的手機上,臉紅得快要滴出血來。


林彥俊看了看陳立農,歪嘴一笑,從Justin手上搶回電話說︰「我愛你喔。」盯著陳立農的大眼睛,「你知道的。」


「我、我、我……」陳立農紅著臉驚慌地跑掉了,弟控蔡徐坤追了出去。



當所有人重新回到遊戲環境的時候,氣氛……有點微妙。


Justin和范丞丞興奮地抱在一起,『嗚哇!我們搞到真的CP了嗎?!』


看到兩人的表情……王子異和朱正廷表示︰不想管了……



【Round 3】




「還要繼續嗎?」


「當然!才兩局而已!」」范丞丞和Justin不約而同地說。


再一次抽了紙牌,這次范丞丞終於如願地當上了國王。但他沒有立刻下令,反而是從他那個小背包中翻來翻去。


「怎麼了?」朱正廷忍不住問。


范丞丞從背包中翻出了一盒東西,「找到了!」高興地高舉出來,一盒pocky。「現在麻煩4號和6號一起玩一次pocky game!」


Justin忍不住吐槽,「只有一對怎樣玩啊?你白痴嗎?要跟誰比啊?」


「我的意思是,兩個人不能用手,吃完一條pocky,一點渣渣都不能剩。」范丞丞興奮地拿著pocky,一邊吃一邊說。「快點啦,不要浪費時間,要不然會不夠時間收拾這裡。」


林彥俊把6號的卡牌丟出去,伸手從范丞丞手中拿了一條pocky,「好吧快點開始吧。」


「等一下!」范丞丞制止林彥俊。


「又想怎樣啊?」


「你坐在椅子上啦,然後另一個人要坐在你大腿上,嗯嗯,一定要坐大腿。」范丞丞把林彥俊推倒在椅子上,高興地指揮著。


「你就不怕是你的正正嗎?」林彥俊無奈地小聲地跟范丞丞說。


「放心我剛剛偷瞄過,不是他。」


陳立農默默地站在范丞丞身後,「一定要嗎?」


『天啊?!怎麼會這麼剛好!!!』范丞丞和Justin對望,控制表情內心吶喊。


「願賭服輸啊。」林彥俊牽起陳立農的手,笑了。


陳立農看著林彥俊的眼睛,良久,也笑了,咬起Pocky的其中一邊,湊近。


Pocky的長度一點點地消失了,兩人的臉越發接近,眼中始終帶著笑意。最後一下了,陳立農忽然閉起眼睛不動。林彥俊笑了,向前移動吃下了最後一口。


兩人的唇緊貼著,緊貼得毫無縫隙,感受到陳立農沒有向後退,林彥俊視之為默許的訊號,伸出右手繞過陳立農的後頸微微搓揉,左手環在他的腰上。


林彥俊輕輕吸吮陳立農的嘴唇,就像是上面沾著蜜糖一般,反覆地邊吸邊品嚐著。見陳立農似乎是氣消了,林彥俊將舌頭輕輕地伸進對方口中後,用舌尖輕點碰觸著對方的舌尖,耐著性子開始施加壓力和他追逐著,有節奏地一下又一下的繞著他的舌尖,畫圈似的舔吻著……


「嗯……」陳立農被林彥俊吻得開始頭昏腦脹,忍不住發出了聲音,這一聲不止驚醒了沉迷的陳立農,也把在場所有嚇呆了的人驚醒了。陳立農立即雙手撐起自己想要逃走,然後親吻的甜蜜曖昧讓他腰部發軟,再加上林彥俊雙手用力按住他,完全無法離開。


在陳立農沒有看到的角度,林彥俊瞪著范丞丞,多年來的兄弟讓范丞丞立刻反應過來,拉住想要衝上前分開兩人的蔡徐坤,同時驅趕著其他人,「好啦,未成年快點走啦,制霸會打掃這裡的,大家走吧快點。」


等到整間房間重回安靜,林彥俊放鬆了按住陳立農的力量,只是輕輕地懷抱著他。陳立農很安靜,沒有出聲,林彥俊知道他很害羞。


「怎麼辦,你的坤坤哥知道了喔,他剛剛差點衝過來打我喔!」林彥俊輕笑著一下一下撫著陳立農的背。


「……。」陳立農把臉埋進林彥俊的胸膛,悶悶地說了什麼,但林彥俊沒聽清楚。


「嗯?」林彥俊抬起陳立農的下巴與滿臉通紅的小孩對望。


「坤坤哥早就知道了啊。」小孩紅著臉主動親上了他的男朋友的唇。


//END//


番外︰


尤長靖掏出塞在口袋裡的4號卡牌,回想起剛剛陳立農瞪著自己的表情,自我安慰地撫了撫胸膛,「嚇屎我了啦!我要痴海底撈定定驚!」


//END//


就…把之前「第一次」裡提到的第一次深吻的部份補完~

有點流手帳,抱歉~


覺得自己好高產⋯⋯

【橘農】第一次(車?)

*橘農

*有車…吧

*OOC預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大學生AU

文章目錄︰文章整理

以下正文︰

==========


他和他自然而然地牽起了手;第一次擁抱發生在無人的校園角落,他接他放學回家的時候;第一次深吻發生在眾人面前,大學生們的無聊遊戲,本來想要戲弄林彥俊而帶頭起哄的范丞丞看得目瞪口呆,沒人會想到只不過是遊戲的懲罰,兩人吻得忘我,幾乎在眾人面前擦槍走火,所有人都面紅耳熱……反正,在那次之後,范丞丞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敢再鬧林彥俊。


然而,第一次親密關系,卻沒有隨即發生。


熱血方剛的年輕人怎麼可能不想更進一步呢?然而天時地利人和很重要。


某一年暑假過後,幾個年輕人在校外合租了個小房子,好吧,說是合租不如說是黃明昊的家人心疼幾個小孩要擠在小房子裡,用便宜的價格半租半送的讓他們幾個去住的,權當是幫忙看著房子。林彥俊跟陳立農不在同一個房間,美其名是不要虐待單身狗,其實是幾個陳立農名義上的哥哥不想這麼快就把小寶貝送入狼口。


林彥俊一直被禁止在晚上十點過後進入陳立農的房間,兩人總是要偷著時間避開哥們的眼線窩在一起。然而即使沒有監控,兩人只要差點要發生什麼事的時候,總會被什麼事打擾到,噢不,主要阻撓他們更進一步發展的,都是那幾個弟控。


以教作業為名,躲在鎖上了的房間,頭靠著頭親吻,觸碰著彼此的身體,一步步點燃著火焰。忍耐著衝動慢慢地探索,然而知識的缺乏讓兩人總是不得要領,無法抒解的情慾,最後只能靠幫對方用手解決。一回生兩回熟,幾次之後,每每到了幾乎要更進一步時,兩人還是被如何「做」難倒。


「喂,你不是比我大嗎?不是有過女朋友嗎?怎麼會不知道?」發洩過後的陳立農,躺在床上,斜眼看著打開窗戶散散味道的林彥俊。


「你是女人嗎?」林彥俊頭也不回。


「……」


「你不是網癮少年嗎?不懂不會上網找鈣片看喔。」


「我對男人又沒興趣……」


「我不是男人喔?」


「我只對你有興趣啊…」





反正,兩個人一直卡在瓶頸不進不退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重申一次,天時地利人和真的很重要。



他和他的第一次,就在順其自然的情況下發生了。



林彥俊兩手撐在陳立農頭邊兩側,雙眼因亢奮而紅通通的。


一向感情不外露的人,在這時連表情都佈滿了情慾。陳立農一時說不出話來,低下了頭抓住林彥俊的T-恤,然後像是下定決心一樣,咬了下下嘴唇,微乎其微地點了點頭。


得到了首肯的信號,林彥俊用力的吻住陳立農,這個總是不慍不火對世事不冷不熱的男人罕有地表露著急迫。



難怪別人都說男人在沙場上征戰會刺激到性慾的勃發……噢,感謝偉大的腎上腺素。



就在接吻的空檔,陳立農瞇著眼睛想著。



大學籃球聯賽,空有身高卻完全不會打籃球的陳立農只能彆扭地坐在VIP觀眾席的座位上,被幾圈少女環繞著,看著她們為林彥俊吶喊。


他是我的。我的!陳立農幾乎捏碎一根加油棒。


失落了四年的聯賽總冠軍獎盃,終於在林彥俊的帶領之下,回到了他們的籃球社辦。蔡徐坤識趣地帶著合租地其他人聯同籃球隊的其他球員去KTV唱通宵,美其名是慶功宴,實際上是接受了林彥俊這個「弟夫」。


身為球隊主力的林彥俊延續著滿腔的衝勁、脹滿的情緒與無處發洩的精力,這大概是陳立農第一次看到總是情緒不外露的林彥俊在球場以外的地方展現出了他的侵略性。


林彥俊的動作有如在球場上一般急切卻精准,每一下觸碰、每一個吻都以逼瘋陳立農為目標。而陳立農雖然有些慌亂,但身為男人的不服輸讓他在林彥俊身上如法炮製。



不行!我是Man帥有型陳立農啊。



他點起的火煽動著他,交融,加成,感染,使得他們更加不顧一切,拉扯開彼此衣物的急切和煩燥就像是想要將它們扯壞似的,忘我的親吻所發出的嘖嘖水聲,將他們僅有剩餘的理智燃燒成灰燼。


不斷地親吻、深入地撫摸、撩撥、一次又一次擁抱。



「可以嗎?」



林彥俊的眼睛通紅,陳立農已經分不出那是贏球的亢奮還是慾望,他一邊伸出著脖子讓陳立農啃咬,一邊伸長了手要去拿丟地上的背包,掏出買了之後就從來沒用過的保險套、急急的分開陳立農的雙腿想將手指探入花瓣之中。



「停!等一下!不行!痛啊!」沙啞性感的嗓音制止了他。



陳立農一手扯著林彥俊的後腦的頭髮、一手抓住他想要開拓的手腕,兩腿用力地併攏不讓他繼續進攻。從未試過的激烈痛感頓時潑熄了一大半的火焰,陳立農嘴唇因驚慌和疼痛而褪去血色、小聲哀求林彥俊去他的包包裡找房間裡唯一能充當潤滑的護手霜給他。


接過護手霜,陳立農手指顫抖著往下探一點一點觸碰自己,連抓著林彥俊頭髮的手也因過於緊張而過於用力,抓著的地方泛白。在頭皮上的疼痛刺激下,林彥俊總算在過於興奮的狀態中稍微找回理智,放輕了所有動作抱住陳立農,安撫性地淺吻他的鎖骨與性感的前胸、另一手則沾了些護手霜碰了碰陳立農夾在兩腿間的手。


陳立農雙腿仍舊不停顫抖著。


直白的眼神注視著陳立農的臉龐,林彥俊安撫性地俯身往前輕吻他的眉心,順勢而下到鼻頭,再到那被他因羞澀而咬住的下唇,往下探的手指輕輕按摩著穴口的皺摺,直到那顫抖的雙腿漸漸緩和不再緊繃。


沾滿護水霜的手非常不知所措的扶在林彥俊腰上,沾得那細腰在燈光下似乎在發亮,閉起眼深呼吸著,努力放鬆自己,努力忘記恐懼,當陳立農再次睜開眼睛時就對上了林彥俊專注地看著他的眼眸,一種沒有理由的感覺讓他瞬間安心了起來。


因為是林彥俊啊,是林彥俊啊,是那個林彥俊啊,是這一刻完全屬於他的林彥俊啊。


反覆沾取護手霜,林彥俊沒有了最初的急躁,平常的溫柔和耐性全回來了。直到陳立農抓住他的手腕,難耐的扭動著,幾不可見地朝他點了點頭,他才咬開保險套、並在那上面擠上更多護手霜幫助潤滑。


進入的瞬間不只陳立農,連林彥俊都感覺到很糟糕、非常的糟糕 —— 看來他們都太高估彼此的承受度和忍耐力了。


但隨之席捲而來的充實感與快感,迅速燃盡剛剛才恢復的僅存理智。


林彥俊胡亂的親吻撫摸著陳立農的臉與身體,隨著本能迅速地擺動腰肢,陳立農用力地攀附著林彥俊的背脊肩胛,快感和意亂情迷下,錯亂得張嘴就狠狠地咬下去。


好熱、好脹、好滿、好多、好多。


多到滿瀉的依賴和愛戀。




精神上的到了滿足,但肉體上的疲憊讓陳立農同學感到無比絕望,扶著牆艱難地從浴室挪回臥房,看到早已洗完澡躺在床上睡得一臉幸福的林彥俊時,實在是很想用力地給他一腳。不過都只是想想而已,他現在連抬起腿的能力都沒有。


……好吧看在這混蛋有把他扶到浴室和整理好房間的份上,再加上自己無法直起來的腰……只好暫時先放過他。


帳,以後再算,反正日子還有很長很長。


爬上床縮在林彥俊的懷抱裡,陳立農半夢半醒中感覺到身後傳來林彥俊的體溫,暖暖的非常舒服。


//END//


请求

@LOFTER小秘书 真的超不好用的⋯⋯希望lofter可以回到之前的樣子,有自己的特色

如果變得跟別人一樣,我幹嘛不用別的app就好啊⋯⋯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