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樂

在追星之前,首先是個腐女。

大娛樂家 09

*娛樂圈AU   *與偶沒有關係  *年齡操作  *OOC   *勿上升真人

*農橘/丞俊,結局不會3批不要太緊張/高興


全文(連載中)︰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70076/chapters/37249916


又是過渡段,讓俊俊受一點點皮肉苦,下次更新就會是丞丞手撕作女,還有告白啦~~~

阿農要暫時下線~


========== 

一直對自我要求很高的林彥俊很少會有被電話吵醒的時候,可是這時候的他實在是太累了,他迷迷糊糊地摸到電話按開,煩躁地說:「誰啊?」

 

 

電話那邊沉默了片刻,小心地問:「彥俊?你怎麼會在農農家?」

 

 

是尤長靖的聲音。

 

 

特有的高頻聲音刺激著林彥俊的耳膜,總覺得到好像哪裡不對勁,尤長靖怎麼可能會知道他在陳立農家裡?他急忙看了眼手機,才發現原來他拿的是陳立農的手機。

 

 

「農農呢?」電話裡尤長靖打了個哈欠,「最近都好長時間沒和他見面了,想著要不要找他吃個飯呢。正好你也在,乾脆大家一起來吃早餐吧!農農還在睡喔?」

 

 

林彥俊轉過頭,枕頭旁邊的是那個剛睡醒正迷迷糊糊地看著他的陳立農。

 

 

突然想到了什麼,林彥俊猛地坐起身。

 

 

「嘶!」尾椎突地竄起一陣椎心的刺痛,林彥俊痛得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前一晚的回憶湧進大腦,訊息量過大使得他出現一片空白。陳立農拿過電話和尤長靖交談到掛了電話抬頭看他,他仍然陷入混亂之中,回不過神來。腦海裡不斷回蕩的都是「他和陳立農做了」、「是他主動的」、「他們做了很多次」這些個讓人不知所措又尷尬的事實。

 

 

林彥俊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眼前陳立農的臉不斷放大,大大的手伸了過來,順了順他睡得亂七八糟的頭髮:「你今天殺青吧?」

 

 

「啊?……嗯。」林彥俊慌忙躲開陳立農的手,心跳的頻率開始失常。聽到陳立農的聲音,讓他不停地回想起昨天晚上對方溫柔地理順他汗濕的額發時,伴隨而來的激烈侵入和附贈在他耳邊的濕熱的吻,「還不夠,阿俊,還不夠……」使得他心虛地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燙,而這個十年來一直都是一個很平常的舉動,對現在的他來說都是無法面對,大腦亂成一團。

 

 

陳立農收起了失落的神情,被躲開的手拐了個彎搔了搔自己的腦袋,下了床:「我去洗個澡,你先收拾一下,等下我送你回去劇組。」

 

 

陳立農坦然的態度,讓林彥俊迷惑了,其實昨天晚上什麼都沒發生過吧?他們不過就像平常一樣,喝醉了酒一起睡了一夜而已……吧?踩著虛浮的腳步翻找著陳立農家中自己的換洗衣物,虛軟的腳和痠痛的腰似乎在恥笑自己的自欺欺人,昨天如果只是一場夢就好了,林彥俊煩躁地想。

 

 

今天只剩下最後一場告白戲了,這場戲的他只需要背對著女主角講一堆有的沒有的,再最後一刻轉過身告白就行。這樣子的過程,不用面對張盼盼,什麼深情的話他還是說得出口的,即使昨天晚上這個女人聯合了別人套路他幾乎讓人把他給強上了。幾乎……這個認知又讓他想起了昨天晚上跟陳立農在床上的事,兩耳不受控制地發熱。

 

 

「拍到最後一場你才知道害羞嗎?」導演從身後不遠處走來,看著林彥俊紅起來的耳朵忍不住調侃到。

 

 

林彥俊有些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已經到了最後一場戲,導演也不為難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走了。再次剩下自己一個人,看著不遠處跟工作人員不知道在溝通什麼的陳立農,林彥俊的心又亂了起來。

 

他和陳立農做了這個事實像是廣播一樣在他腦海中不停迴盪著,更可怕的是心底總有把聲音提醒著他,他按開陳立農的手機,而且是和陳立農酒後亂性的第二天,用陳立農的手機接到了尤長靖的電話。

 

 

是尤長靖啊,陳立農真正愛著的尤長靖。

 

 

林彥俊有點懊惱地想。

 

 

 

張盼盼早已在佈景上等著他,滿臉純良的樣子就根以往一樣,就像昨天發生的事跟她無關一樣,女人,果然有點可怕。

 

 

林彥俊感覺身後像是有人在喊他,他轉過頭想要回應,卻在這時看到了此刻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 –范丞丞。

 

 

「你……」

 

 

「你昨天怎麼回事?」范丞丞還沒等林彥俊說完,伸出手一把揪住他的臉假裝用力捏著,「手機沒人聽也就算了,微信也不看,家裡電話也不接?昨晚問小五他明明說把你送回去了啊!」

 

 

林彥俊馬上意會過來陽睿文幫自己瞞了他,「我吃了藥就睡了嘛……」本來就沒什麼肉的臉即使只是輕捏還是會有點疼痛,剛要掙脫,范丞丞就先放開了手,於是他只能伸手揉著自己臉問,「你明知道我討厭電話響的,沒事怎麼突然就給我打電話了?」

 

 

范丞丞揉了揉眉間,眼底閃過一絲絲的疲憊,「就突然感覺心有點慌,莫名其妙的擔心起你來了。可是打你手機沒有人接,訊息又不讀不回,小五說你在家但打你家座機又沒回應,問盼盼又說你們昨晚很早就分開了,真讓人擔心死了……」

 

 

林彥俊瞄了眼站在佈景裡的張盼盼,白色的燈打到她臉上顥得有幾分陰森,林彥俊露出了一個疏離又冷淡的笑意:「是啊,分開之後小五就來接我了,該不會是為了看我是不是還活著就特地過來吧?」

 

 

范丞丞攬過他的脖子,假裝生氣地對他說:「我好心來看你你那諷刺的語氣是怎麼回事?」才說完范丞丞看著林彥俊臉上突然露出了脆弱神情,驚訝得有點不知所措,林彥俊上一次露出這樣的神情,已經是十年前剛出道從閻峰手裡逃出來的時候了。

 

 

林彥俊扭頭把臉埋在他頸邊,伸手環上他的腰:「丞丞真好……」

 

 

走過來的陳立農停住腳步看著他們,一瞬間失神。

 

 

林彥俊鬆開手,笑著轉過身正打算走,然後就看到了面前的陳立農。陳立農掃了眼不知所措的林彥俊,淡淡地說:「你要不要去和女主角確認一下你們倆的站位?」

 

 

「哦。」林彥俊不敢看他,說著就要往張盼盼那邊去。

 

 

「什麼鬼啦!」范丞丞一把揪住他的後衣領,「導演剛剛說了還要一個小時之後才拍呢,你們先聊,我去陪會兒盼盼。」

 

 

陳立農抬手看了眼手錶,「不行,我等下要飛上海,馬上就得走了。」

 

 

「你時間那麼趕還過來有病啊。」范丞丞吐槽說,「那我先送你出門吧。」范丞丞推著陳立農的肩膀向門外,突然發現新大陸一樣地指著他肩頸上隱現在襯衫後領的牙印說,「喲喲喲!昨天和哪個火辣熱情的美女纏綿了一夜?改當投資人好豔福喔!快給我老實交代!」

 

 

陳立農一怔,「無聊,」淡定扒開揪著衣領不放的手,回頭對不知道在發什麼呆的林彥俊說,「這個佈景有個溝,你等下留意一下它的位置,小心不要踩空……」

 

 

林彥俊盯著他開合的雙唇,大腦還停留在剛剛范丞丞說的話,發現自己完全理解不了陳立農說的是什麼,只是耳根微紅地點頭答應,神情尷尬地轉身找張盼盼對戲。

 

 

范丞丞看著他失了魂似的樣子,捅了捅旁邊陳立農,「他怎麼就走了?你們倆今天是怎麼了?感覺怪怪的。」

 

 

 

 

林彥俊伸出手,輕輕地撫摸了張盼盼的臉,微笑著轉過身背對著她,一步一步向前走,聲音溫柔地說:「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不是群體生物,似乎獨自一個也可以好好活著。可是總有一個人,當我以為自己已經習慣孤獨的時候憑空出現了,毫無章法的打破了這樣子的自欺欺人,讓我了解到原來我還是渴望被了解,渴望被擁抱,渴望被珍惜,也讓我發現,原來我還有愛人的能力。」林彥俊看著鏡頭深情地念完了一段,回過頭看向張盼盼,「很希望能夠和我愛著的人互相了解,互相擁抱,互相珍惜。」

 

 

按照劇本,這時候林彥俊應該要邊講「你願意和我成為相守一生的人嗎」邊一步步走回張盼盼的身邊求婚的,可是就在林彥俊的「你」字還沒有講完,不小心踩歪踏到了剛剛陳立農所說的溝裡。

 

 

往下倒的時候,林彥俊用盡最後的力氣轉了轉身子,只要臉沒事,受什麼傷對他來說都問題不大。

 

 

可是沒想到這樣一轉身,導致後腦敲到了地板上,讓他直接昏了過去。


//TBC//



文章整理

雖然有合集,但最近鎖了小車車又重開,目前很混亂,整理給自己看的……


長篇︰大娛樂家

*娛樂圈AU   *與偶沒有關係   *年齡操作  *OOC  

*農橘/丞俊,結局不會3批 (微all橘,主要是寵橘)

00. 01. 02. 0304. 0506070809.

全文(連載中)︰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70076/chapters/37249916


【橘農】潜爱

*娱乐圈AU   *与偶没有关系   *年龄操作  *OOC  *勿上升真人

*跟另一篇 大娛樂家 没有关系…纯粹是看了生日会开场舞之后想要潜他(喂

*不确定有没有后续,也不确定有没有肉,纯粹写着自己爽……

1.11.22


【橘農】林天師和他的兔子精(系列)

系列文

基本上人物和劇情都是邊寫邊想……

所以會有點混亂……

每篇文維持在大概2000到3000字左右的小短


文章︰

  1. 喂你兔子尾巴露出來了︰(上) (中) (下)

  2. 狐狸雨︰(上) (下)

  3. 斑鳩心︰(完)


【農橘】【All橘】學生會長的後攻團(系列)

系列文

基本上就是歡樂向

每篇文維持在大概2000到3000字左右的小短

也是完全沒有設定的文……

唯一有寫下的設定是每個人的年級和學生會裡的職位……(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寫得太亂)


文章︰

  1. 學生會長是隻貓 (有車) (更新鏈接)

  2. 學生會長的小把戲

  3. 前任學生會長的憂鬱

  4. 體育部長今天依舊委屈


日常小短篇 (與其他文設定上沒有關聯,按發文順序)︰ 


其他 (與其他文設定上沒有關聯,按發文順序)︰

 橘農︰

農橘︰

其他︰

【農橘】學生會長是隻貓

(不小心刪了…重發……)

*農橘
*年齡操作
*OOC預警
*圈地自萌
*勿上升真人
*學生會設定

==========


一年一度新生報到日,讓整個學生會的職員都在外面跑了一整天,一個個都超累的,每個人都非常想回到家躺平,盡職又有同學愛的學生會長看到自己的社員都累到不想說話,所以就把人打發回家,自己把文件拿回會長辦公室。當打開辦公室的大門後,之前被體育部長偷養在會長辦公室的貓咪已經蹲坐在門口,還把小餐盤放在眼前,「你是成精了吧?」林彥俊忍不住吐槽。


「喵~」貓咪回了一句,不明所以。



「幹嘛不進去?東西很重啊。」體育部長陳立農跟在林彥俊後頭,雖然兩人身高勉強差不多,但身材上差了整整一圈,瘦弱的小身板讓陳立農小心翼翼的,總是怕不小心地碰傷他。



陳立農把宣傳品搬了進去,又接過林彥俊手上的文件放好,看了眼正在幫自己的愛貓添口糧的學生會長,脫下外套正想奔去沙發躺平,林彥俊便把換洗的衣物扔了過去,「去洗澡。」然後就自己趴在沙發上刷手機,偶爾逗逗貓。


=====

沒車…好像是有一點點吧……反正之前發不出來……

全文鏈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814932

圖︰http://www.taichangle.com/txtimgs/20181202/20181202102824269.png

閒聊

大娛樂家 ⋯⋯

接下來要虐了

大家想先虐農呢?還是先虐俊呢?

評論留言說出你的想法吧~~




不過接下來會先丞俊⋯⋯⋯⋯吧

沒錯,阿農吃到口之後,劇情會先走丞俊~~


還是要算了不搞事直接結局咧?













不過沒有評論,又管得嚴不敢開車,再加上最近的破事

真的沒什麼動力寫文⋯⋯

好想棄坑⋯⋯⋯。😕



大娛樂家 08

*娛樂圈AU   *與偶沒有關係   *年齡操作   *OOC  *勿上升真人

 

*農橘/丞俊,結局不會3批不要太緊張/高興


**本章沒有35

 

08

 

慢慢地,陳立農感覺到懷裡的林彥俊漸漸放鬆了下來,雖然神智不清,但林彥俊的眉頭仍然皺得死緊。他低頭湊到了林彥俊耳邊,說︰「沒事的,放心好了,把一切都交給我,有我在。」

 

 

把林彥俊抱在懷裡,確保每一寸肌膚都被包裹好,陳立農站起身,掃視了全部人,最後把視線定格在閻峰上︰「閻老闆,沒別的事的話,我們先走了。」

 

 

跟在陳立農身邊的陽睿文意味深長地看了張盼盼一眼,也跟著陳立農離開。

 

 

「閻哥,就這樣讓他們走嗎?」

 

 

「你白癡嗎?陳立農旁邊那個小子是陽老五!陽老爺子的心肝寶貝,他們倆前陣子才結的盟,現在得罪他就等於得罪整個陽家。而且你沒聽到他剛剛叫人在外面等著嗎?」閻峰一巴掌拍到了白皓身上,回想起剛剛的情境還是有點心有餘悸。

 

 

*** ***

 

 

正當人把林彥俊壓制好的時候,忽然門被敲響了,所有人一愣,誰這麼大膽打擾他們呢?手下得到指示後,準備打開門把不識相的人打一頓,「誰呀!」沒想到門鎖才剛打開,手下就被一腳踹翻在地,推門而入的是個笑得很純真的少年。

 

 

「哎喲好兇喔,我好害怕呀。」嘴上說著害怕,可是臉上還是還是掛著甜美的笑容。「盼盼姐姐?!丞丞哥不是說你不舒服嗎?你怎麼會在這裡?」

 

 

張盼盼看到陽睿文有點尷尬,可是一想到自己有閻峰撐腰,底氣又足了,正想要發作,又一個高大的男人從門外走了進來。進門的陳立農瞇起眼看向拉扯林彥俊衣服的人,張盼盼忽然覺得有點發毛,在她的印象裡,陳立農總是笑瞇瞇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殺氣。

 

 

「好久不見啊閻老闆,沒想到會在這樣的場合見上一面呢。上次應該是在我跟睿文的公司開幕酒會上見的吧?」陳立農走向林彥俊,邊說邊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蓋在了林彥俊的身上。「我們彥俊看起來跟閻定老闆聊得很開心呢,不過我們有事要找他,現在可以帶走了嗎?」

 

 

站在一邊等著的陽睿文見幾人遲遲沒有動作,不耐煩地說︰「好了沒?哥在外面等著啊。」

 

 

閻峰盯著陳立農看了良久,不說話,只是擺撼手示意他們離開。

 

 

*** ***

 

沒想到是陽家啊。閻峰看著離開的背影想。

 

 

*** ***

 

 

陽睿文把人送到陳立農家樓下就走了,陳立農只好自己一個人把人弄進屋。「他們給你吃了什麼啊?」陳立農摟抱著林彥俊開門,感覺手下貼著的皮膚熱得燙人,「不會是!」

 

 

「你都猜到了還問什麼……」林彥俊勉強撐住牆,喘息著努力聚集精神看他,「陳立農,我想沖一下水……」

 

 

陳立農回身關上門。鬆開手讓林彥俊靠在牆邊,臉色難看地在床頭櫃旁邊翻找藥:「你是不是瘋了?明知道是有問題的還吃!」

 

 

「別罵我了,不喝的話,」林彥俊虛弱地接過陳立農遞過來的溫水緩緩喝下,敲了敲前額,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最後結局不也一樣。不讓他死了這條心,還是會有下一次啊。」

 

 

「所以就這樣找死嗎?」陳立農冷冷說道,但最後還是忍不住扶起了這個連站著都困難的男人。

 

 

林彥俊搖頭拒絕了陳立農的幫忙,自己扶著牆走向浴室:「你不要管我了,現在你一碰到我,體溫都會上升,興奮得又麻又癢,這種感覺太可怕了,就算是為了你自己,不要再接近我了……」

 

 

陳立農看著他走進浴室,神情複雜地看著關上的門,輕聲說:「碰到體溫會上升,又興奮又麻又癢?可是這樣子的感覺,就算我什麼藥都沒吃,也一樣有啊。」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浴室裡什麼聲音都沒有,陳立農忍不住敲門:「還好嗎?」

 

 

沒有任何反應。

 

 

陳立農著急地推門進去,拉開淋浴間的簾子,被灑下的水冰得打個冷戰,在角落裡看到了林彥俊渾身濕透地蜷縮著。

 

 

林彥俊痛苦地劇烈喘息,T恤和長褲已經被冷水澆透,粘在身體上隨著呼吸跟身體一同起伏。看到陳立農進來,林彥俊有些迷茫地看著他:「農農,怎麼辦?沖冷水怎麼一點用都沒有,還是好熱好難受……」

 

 

陳立農關掉淋浴,蹲下來伸手去扶他:「能站起來麼?我們先進屋。」

 

 

林彥俊面色潮紅地坐在瓷磚上,對他無力地搖了搖頭:「起不來……怎麼辦?一點力氣都沒有。連想自己解決都沒辦法……」

 

 

陳立農費力地脫掉他一身濕漉漉的衣服,擦乾抱到床上,自己跟著坐到他身旁,歎了口氣:「呐,我來幫你吧。」

 

車車︰ AO3

簡體全文︰不要舉報我拜託

圖︰不知道清不清

 

看著被做得昏過去的林彥俊,陳立農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是得到了渴望了十年的珍寶。他忍不坐親吻了下林彥俊的額頭,輕輕地把人抱起。在兩人舒適地躺在浴缸裡的時候,他想起了前段日子裡的一些事……

 

 

 

 

「你真的確定要再開《江睿清》嗎?」飯桌上,陽家大哥問陳立農。

 

 

「大嫂的預產期是這個月嗎?」陳立農沒有回應大哥的問題,反而看向大哥身邊的孕婦,「那就要更加小心了啦,如果有什麼動靜,隨時要叫人幫忙喔。」

 

 

溫柔美麗的大嫂笑了笑點了點頭,生產在即讓她身體虛耗很大,有一點有氣無力的,大哥看著他們兩個互動,又看看坐在一旁看好戲似的小弟,「立農我是認真的,你真的確定要再開《江睿清》嗎?我是不太懂你們娛樂圈,可是這戲我記得小時候已經很紅了,不是改編或再版的戲都很容易被罵嗎?太文藝的話沒票房,顧票房的話,原著粉和前作的支持者肯定不同意,會不會太吃力不討好?」

 

 

「這戲一定會中的。」陳立農堅定地說。

 

 

「容我提醒你一下,」陽睿文不合時宜地打斷了對話,「你的彥俊要得獎,除了輿論和票房之外,還有一個很大的阻力,你不會不知道的吧?雖然那邊一直以為只有範家是對手,但是如果你要達到目標,首先還是要先把那邊處理掉。」

 

 

「那邊……」陳立農捧起茶杯喝了口,「再說吧。」

 

 

//TBC//

小車車們先鎖一下⋯⋯

我處理好再放出來⋯⋯吧

我好害怕⋯

Σ(゚д゚lll)

我也好想看大腦斧⋯

我想看俊俊和恩恩

還在啦⋯⋯⋯


只是腦洞太多寫不完索性懶一陣子而已⋯⋯


最近會更大娛樂家和天師

天師打算改掉所以拖了很久

大娛樂家在卡車的部分⋯⋯

看哪篇先寫好就先更哪篇⋯


其他的都會慢慢寫⋯⋯

大娛樂家 07

前文︰0102030405

*娛樂圈AU   *與偶沒有關係   *年齡操作   *OOC  *勿上升真人

 

*農橘/丞俊,結局不會3批不要太緊張/高興

 

簡體放在繁體後面,往下拉就是了~~

 

本來以為可以寫到車的,我果然太高估了我自己……

 

先謝罪,下次更新保證有車。

 

=====

07

 

 

「難得你今天有空來看我,我卻要去補鏡頭……真不想過去……」飯後回到片場,張盼盼拉著范丞丞撒著嬌,不太願意回去工作。

 

 

「乖,先工作,殺青之後再陪你。」范丞丞笑得一臉溫柔地安慰著她,卻在張盼盼轉身離開的一剎那表情整個變了。

 

 

陽睿文想著張盼盼應該已經看不到這邊,溜到了范丞丞旁邊,「看你現在的表情,其實也沒多喜歡她嘛。」范丞丞睨了他一眼,沒有搭話,反而是看向在一邊聊天的陳立農和林彥俊。「一個兩個三個都這樣,談戀愛的男人真矯情。」見范丞丞無視了他的調侃,陽睿文也不惱,「你小心喔,聽我哥說,你那個小女朋友不簡單喔。」

 

 

最後,范丞丞只是留下一句,「那你就看好他啊。」就離開了。

 

 

 

連日來的高壓工作,終於大致上算是拍好了,只是男女主角補拍幾個鏡頭就好了,導演大手一揮,讓幾個年輕演員先放兩天假,先補幾個長輩的鏡頭。

 

 

放假,多好啊,幾個年輕演湊在一起,硬是拉著自稱年紀大的林彥俊浩浩蕩蕩地衝進KTV。

 

 

這些天以來,林彥俊的感冒一直是時好時壞,吃了些感冒藥之後整個人都有點迷迷糊糊的,因為不是在拍戲,所以也沒有強打起精神,如果不是張盼盼搬出范丞丞,說是丞丞希望他們可以融洽相處,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出發,頂多是出門前提醒陽睿文10點前要來接他。

 

 

年輕演員們其實也不敢惹林彥俊,一來是知道他真的是不舒服,二來畢竟林彥俊從出道起就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和宅男,出門只為工作,除了工作絕不出門,要不是因為張盼盼堅持要拉著他來,沒有人敢去打擾他。

 

 

這時,張盼盼看了看手機,忽然臉色鐵青著跑出了包廂,所有人面面相覷,林彥俊看了看手錶,快10點了,出去找一找張盼盼,順便等陽睿文來接。

 

 

追著張盼盼跑了出去,轉了幾圈沒看到人,最後拉了個服務生問了也說沒看到,正擔心著如果出了什麼事被拍到了放上網就壞了,畢竟張盼盼現在頂著的是范丞丞女朋友的名號,要是出什麼事一定會影響到范丞丞的。也不能怪他自私,他們這幾個一起長大的好朋友都有個毛病,就是非常護短,做什麼事都只會看到自己這個朋友圈的人。沒辦法只好再轉幾圈,手上敲著手機給陽睿文發訊息讓他趕緊過來,訊息才發出去,就看到了張盼盼跑進一個包廂,跟了上去查看。

 

 

「唷,這不是林彥俊嘛?」才剛走到包廂門口,門就從裡面打開了,開門的居然是那個因為某些理由被刷掉的前男主角。

 

 

林彥俊微微一愣,訝異於張盼盼居然和他還有交集,很快就反應過來,「是白皓啊,剛剛看到盼盼走了進來,我有事找她,所以跟過來了。」才剛說完,被白皓拉進了包廂,用非常不溫柔的方式,把林彥俊按在了椅子上。抬頭一看,張盼盼好整以暇地靠在了沙發上,輕蔑地看著他,旁邊還坐了個他這一輩子都不想要再遇到的人︰他的前公司老闆,那個讓他從出道後這幾年來明明很努力也很有口碑卻從來無法得到任何獎項肯定的人,閻峰。

 

 

「好久不見了,彥俊。」閻峰說。

 

 

當年林彥俊還在學校就已經很有名。當時的他在校內演出之外,還客串了幾部電視劇,好看的臉和超齡的精彩演技,讓很多觀眾都記住了他,以致於有很多家經紀公司向他招手,大部份的個公司都說著要把林彥俊打造成偶像,就像陳立農成名的路線一樣,只有閻峰不一樣,有別於別家公司只派星探和經紀人去找林彥俊談,閻峰作為國內三大娛樂公司之一的大老闆,他親自去找林彥俊,跟他描繪的未來是正合林彥俊心意的演員之路,可以自己挑劇本,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劇組,可以一年最多只接兩部戲,所有的一切都是優渥得讓人眼紅。

 

 

當然,這麼好的福利隨之而來的就是同等的代價,在合約沒有標明的部份,包括要陪閻峰睡覺。

 

 

一開始順風順水,直到第一年的年末頒獎典禮前夕,閻峰把他壓在了總裁辦公室的大桌子,衣服被撕了一半,他才知道這張優渥的合約背後原來有這麼可怕的現實。接近半裸的林彥俊發現自己沒有能力反抗,在他認命了一樣放棄掙扎的時候,范丞丞像天神一樣降臨,衝進閻峰的辦公室,送了閻先生結結實實的一拳,把林彥俊救了出去。范家和閻峰結下樑子的同時,林彥俊失落了一生人只可能得一次的「最佳新人」,即使口碑再好,林彥俊再也沒有被提名過任何獎項,更別說得獎。

 

 

「彥俊啊,怎麼這麼多年了,你還在和范家那小子在一起玩呢?為什麼就是學不乖呢?」在林彥俊回憶過去的時候,閻峰已經站到了他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要見你一面真難啊,總是有人在阻撓。難得見上一面,喝杯酒再說?」閻峰拿起一邊的酒杯,遞到了林彥俊面前。現在的林彥俊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單純的小孩了,傻子都知道,這酒一定有問題,絕對不能喝,正想拒絕,閻峰卻說︰「聽說這陣子有些劇本在找你,小小公司不容易啊,如果說我去把他收掉你覺得怎樣呢?」

 

 

是陳立農的公司!不能牽累到陳立農!他的公司才剛成立,絕對不能讓陳立農出事。林彥俊考慮了一下,在心底作最壞打算,「你想怎樣?」

 

 

「現在真的長大了,比以前爽快多了呢。先喝口酒我們慢慢說。」閻峰再次把酒遞到林彥俊面前,看到他乖乖喝下,「也沒想怎樣,主要呢,想要跟我們彥俊敘敘舊,完成我們當年還沒完成的一些小事情。」

 

 

酒裡真的滲了別的東西,喝下去的東西開始作用,再加上還沒完全好的感冒,林彥俊覺得腦袋開始不太清醒,開始無法正常運作,無法好好思考,眼睛和耳朵都好像被什麼東西蒙住了一樣,聲音和畫面變得非常不清晰,同時身體的其他感官變得非常敏感,一股熱氣從難以啟齒的部位上升,漫延至全身各個角落,身體的溫度和外在的溫度出現了落差,不自覺得顫抖了起來。

 

 

意識模糊間,似乎聽到了有人在講話。

 

 

「閻哥你這藥也太棒了吧!你看他整個表情都變了!」

 

 

「那當然,他可是不一般的小野貓,爪子利得很,不來點東西一定會傷到自己的。」

 

 

說話的同時,很多不同的手開始在林彥俊身上肆虐,拉扯著他的衣服,耳邊傳來快門的聲音,就像當年被按在辦公桌上一樣,完全無力反抗。真的……很不甘心。林彥俊垂死掙扎。今天我就當是被狗咬了,過了今天絕對要他們還回來!

 

 

突然,一陣混亂傳來,施加在林彥俊身上的壓力似乎鬆開了,彷彿間落入了某個人的懷抱了。林彥俊用最後的一點點力氣掙扎,抗拒著抱過來的人和想要捧住自己臉蛋的手。掙扎間,被人用力地、不容拒絕地塞進懷抱裡,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寬廣的胸膛給他帶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耳邊貼著的胸膛傳來了「嗡嗡」的說話聲。

 

 

「沒事的,我在這裡。」

 

 

是陳立農。

//TBC//

简体︰

 

07

 

 

「难得你今天有空来看我,我却要去补镜头……真不想过去……」饭后回到片场,张盼盼拉着范丞丞撒着娇,不太愿意回去工作。

 

 

「乖,先工作,杀青之后再陪你。」范丞丞笑得一脸温柔地安慰着她,却在张盼盼转身离开的一剎那表情整个变了。

 

 

阳睿文想着张盼盼应该已经看不到这边,溜到了范丞丞旁边,「看你现在的表情,其实也没多喜欢她嘛。」范丞丞睨了他一眼,没有搭话,反而是看向在一边聊天的陈立农和林彦俊。「一个两个三个都这样,谈恋爱的男人真矫情。」见范丞丞无视了他的调侃,阳睿文也不恼,「你小心喔,听我哥说,你那个小女朋友不简单喔。」

 

 

最后,范丞丞只是留下一句,「那你就看好他啊。」就离开了。

 

 

 

连日来的高压工作,终于大致上算是拍好了,只是男女主角补拍几个镜头就好了,导演大手一挥,让几个年轻演员先放两天假,先补几个长辈的镜头。

 

 

放假,多好啊,几个年轻演凑在一起,硬是拉着自称年纪大的林彦俊浩浩荡荡地冲进KTV。

 

 

这些天以来,林彦俊的感冒一直是时好时坏,吃了些感冒药之后整个人都有点迷迷糊糊的,因为不是在拍戏,所以也没有强打起精神,如果不是张盼盼搬出范丞丞,说是丞丞希望他们可以融洽相处,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出发,顶多是出门前提醒阳睿文10点前要来接他。

 

 

年轻演员们其实也不敢惹林彦俊,一来是知道他真的是不舒服,二来毕竟林彦俊从出道起就是出了名的工作狂和宅男,出门只为工作,除了工作绝不出门,要不是因为张盼盼坚持要拉着他来,没有人敢去打扰他。

 

 

这时,张盼盼看了看手机,忽然脸色铁青着跑出了包厢,所有人面面相觑,林彦俊看了看手表,快10点了,出去找一找张盼盼,顺便等阳睿文来接。

 

 

追着张盼盼跑了出去,转了几圈没看到人,最后拉了个服务生问了也说没看到,正担心着如果出了什么事被拍到了放上网就坏了,毕竟张盼盼现在顶着的是范丞丞女朋友的名号,要是出什么事一定会影响到范丞丞的。也不能怪他自私,他们这几个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都有个毛病,就是非常护短,做什么事都只会看到自己这个朋友圈的人。没办法只好再转几圈,手上敲着手机给阳睿文发讯息让他赶紧过来,讯息才发出去,就看到了张盼盼跑进一个包厢,跟了上去查看。

 

 

「唷,这不是林彦俊嘛?」才刚走到包厢门口,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居然是那个因为某些理由被刷掉的前男主角。

 

 

林彦俊微微一愣,讶异于张盼盼居然和他还有交集,很快就反应过来,「是白皓啊,刚刚看到盼盼走了进来,我有事找她,所以跟过来了。」才刚说完,被白皓拉进了包厢,用非常不温柔的方式,把林彦俊按在了椅子上。抬头一看,张盼盼好整以暇地靠在了沙发上,轻蔑地看着他,旁边还坐了个他这一辈子都不想要再遇到的人︰他的前公司老板,那个让他从出道后这几年来明明很努力也很有口碑却从来无法得到任何奖项肯定的人,阎峰。

 

 

「好久不见了,彦俊。」阎峰说。

 

 

当年林彦俊还在学校就已经很有名。当时的他在校内演出之外,还客串了几部电视剧,好看的脸和超龄的精彩演技,让很多观众都记住了他,以致于有很多家经纪公司向他招手,大部份的个公司都说着要把林彦俊打造成偶像,就像陈立农成名的路线一样,只有阎峰不一样,有别于别家公司只派星探和经纪人去找林彦俊谈,阎峰作为国内三大娱乐公司之一的大老板,他亲自去找林彦俊,跟他描绘的未来是正合林彦俊心意的演员之路,可以自己挑剧本,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剧组,可以一年最多只接两部戏,所有的一切都是优渥得让人眼红。

 

 

当然,这么好的福利随之而来的就是同等的代价,在合约没有标明的部份,包括要陪阎峰睡觉。

 

 

一开始顺风顺水,直到第一年的年末颁奖典礼前夕,阎峰把他压在了总裁办公室的大桌子,衣服被撕了一半,他才知道这张优渥的合约背后原来有这么可怕的现实。接近半裸的林彦俊发现自己没有能力反抗,在他认命了一样放弃挣扎的时候,范丞丞像天神一样降临,冲进阎峰的办公室,送了阎先生结结实实的一拳,把林彦俊救了出去。范家和阎峰结下梁子的同时,林彦俊失落了一生人只可能得一次的「最佳新人」,即使口碑再好,林彦俊再也没有被提名过任何奖项,更别说得奖。

 

 

「彦俊啊,怎么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和范家那小子在一起玩呢?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呢?」在林彦俊回忆过去的时候,阎峰已经站到了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要见你一面真难啊,总是有人在阻挠。难得见上一面,喝杯酒再说?」阎峰拿起一边的酒杯,递到了林彦俊面前。现在的林彦俊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的小孩了,傻子都知道,这酒一定有问题,绝对不能喝,正想拒绝,阎峰却说︰「听说这阵子有些剧本在找你,小小公司不容易啊,如果说我去把他收掉你觉得怎样呢?」

 

 

是陈立农的公司!不能牵累到陈立农!他的公司才刚成立,绝对不能让陈立农出事。林彦俊考虑了一下,在心底作最坏打算,「你想怎样?」

 

 

「现在真的长大了,比以前爽快多了呢。先喝口酒我们慢慢说。」阎峰再次把酒递到林彦俊面前,看到他乖乖喝下,「也没想怎样,主要呢,想要跟我们彦俊叙叙旧,完成我们当年还没完成的一些小事情。」

 

 

酒里真的渗了别的东西,喝下去的东西开始作用,再加上还没完全好的感冒,林彦俊觉得脑袋开始不太清醒,开始无法正常运作,无法好好思考,眼睛和耳朵都好像被什么东西蒙住了一样,声音和画面变得非常不清晰,同时身体的其他感官变得非常敏感,一股热气从难以启齿的部位上升,漫延至全身各个角落,身体的温度和外在的温度出现了落差,不自觉得颤抖了起来。

 

 

意识模糊间,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讲话。

 

 

「阎哥你这药也太棒了吧!你看他整个表情都变了!」

 

 

「那当然,他可是不一般的小野猫,爪子利得很,不来点东西一定会伤到自己的。」

 

 

说话的同时,很多不同的手开始在林彦俊身上肆虐,拉扯着他的衣服,耳边传来快门的声音,就像当年被按在办公桌上一样,完全无力反抗。真的……很不甘心。林彦俊垂死挣扎。今天我就当是被狗咬了,过了今天绝对要他们还回来!

 

 

突然,一阵混乱传来,施加在林彦俊身上的压力似乎松开了,彷佛间落入了某个人的怀抱了。林彦俊用最后的一点点力气挣扎,抗拒着抱过来的人和想要捧住自己脸蛋的手。挣扎间,被人用力地、不容拒绝地塞进怀抱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宽广的胸膛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耳边贴着的胸膛传来了「嗡嗡」的说话声。

 

 

「没事的,我在这里。」

 

 

是陈立农。

 

 

 

//TBC//


最近没在更新的时候我在干嘛?

就是在学习捏粘土……

粘土萌新正在努力中………